C乙己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cuvee
帖子: 13
注册时间: 2017年11月 18日, 11:10

C乙己

帖子 cuvee » 2018年6月 12日, 11:33

信仰三团的活动,是和别处大抵相同的:都是到点岛上集合,团里预备着上交的心脏,可以随时给到增益。参团的人,下午下了班,每每七点陆续上线,前往岛上,——这是定规矩之前的事,现在开团更早,——准点候着,静静的加上BUFF;倘肯早点上线,便可以先去一趟厄运之搥,或者费伍德,加上别的BUFF了,如果还有灵通的消息,那就能加上龙头,但这些团员,多是上班族,大抵没有这样的机会。只有几个闲人,才经常带着一身满满的BUFF,上线下线,保这个蹭那个。

我从进团起,便在信仰的三团里当治疗,团长说,操作太差,怕加不住主坦,就在其他队随便加点团血吧。这些脆皮输出,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你套上盾,看到自己身上的恢复,又指定你快速治疗,然后才放心输出:在这严重监督下,划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团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治疗的缺口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为扫地救人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团队后面,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团长是一个老好人,团员也忙着副本,教人活泼不得;只有C法在团,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C法是三团法师里穷困潦倒唯一的人。他亡灵披肩发;青白脸色,释法间时常跳动几下;一把烂大街的碧空。穿的虽然是灵风,可是就只有三件效果,似乎没别的衣服穿,或者分解了。他参加活动,总是满口螺丝十万,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C,别人便从网络上的“S7冠军上单CUVEE”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C法。C法一进团,所有三团的输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C法,你又被地精炸死了!”他不回答,对牧师说,“加个小耐力,精神也要。”便复活吃喝。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伤害贪读条了!”C法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小怪OT,一刀秒。”C法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偷伤害不能算偷……OT!……地皮埃斯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急冷双吹”,什么“奥爆泄蓝”、“骗节能雨”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团队语音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C法原来也出手阔绰,但终于没有出过屠龙,又不会采药剥皮;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喝不起药了。幸而会刷厄运虫子和狗,便干起了蝇营狗苟的活,换点药水钱。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刷不到几天,便连药水火炕食物巫师油,一起买下。如是几次,厄运也不去了。C法没有法子,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抢贡品箱子之类的事。但他在我们团里,出勤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迟到;虽然偶尔死在厄运,或者错过龙头,但活动开始,定然同行,团队框架里显示出C法的名字。

C法吃喝完毕,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输出们便又问道,“C法,你当真会输出么?”C法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密头耐泪法杖一个也捞不到呢?”C法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装备浮云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团队语音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团长是决不禁止的。而且C法偶尔也会来一波自黑,引人发笑。C法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治疗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玩过法系输出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会输出,……我便考你一考。法系的命中,怎样算的?”我想,耐泪都没有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C法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算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属性应该记着。将来转暗牧的时候,输出要用。”我暗想我和暗牧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团长也不轻易让暗牧进团;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满命中16么?”C法显出极高兴的样子,跳着说,“对呀对呀!……不同的团本有4种命中及格线,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C法刚打出MC 4命中,想接着说,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新法师加入听说输出高,也赶热闹,围住了C法。他便给他们说如何凑装,一人一句。新人装备提升,伤害仍然不足,眼睛都望着C法身上的灌注。C法着了慌,打开交易将大蓝给牧师,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打开包又看一看金币,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新人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C法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三团也便这么过BOSS。
有一天,大约是活动前的两三分,团长正在慢慢的点名,忽然说,“C法人呢?又去哪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不在团里。一个团员说道,“他怎么会来?……我看他虚弱着呢。”团长说,“哦!”“他总仍旧是想蹭BUFF。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蹭到闪金镇去了。联盟的地方,去得的么?”“现在怎么样?”“怎么样?先是死在半路,龙头也掉了,守了半个小时,再虚弱复活。”“后来呢?”“后来一身BUFF都没了。”“都没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叫术士拉过来了。”团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加他的集合分。
在那之后,活动一天比一天紧张,看看将近安其拉;我整天的救人,也须兼顾加血了。一天傍晚,我完美结束正准备往岛上赶,忽然间看到一条消息,“完美组我。”这消息虽然简短,却很熟悉。循声查找过去,那c法便也在厄运等着,一边搓着魔法水,已经喊了几声;见我没应,又说道“蹭个buff”。不一会儿,团长也进了语音,一面说“c法么?其他会交心了!岛上的都回城吧” c法很颓唐的急忙答道:,“这…下次再蹭吧,这一回先加个国王,暴击要好”团员仍像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卧槽,奥格有龙头!”但c法这回却赶不上,单说了一句:“不要也罢!”“不要?要是没buff,怎么全程第一?”C法低声说道,“A狗修血,修、修”他的语气像是在恳求团长,不要再提。这时YY已经有不少人,便和团长都笑了。我点C法,要点水,打开交易。他匆忙地用手搓着水,那破烂的蓝色手套上还留着淡淡的血迹。原来他便用这个手打了大半年活动。不一会,他做完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中活动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到C法换装备,过了几个CD,大家都说,“C法还是俩蓝色饰品呢!”到了新版本的时候,又说“C法还没平射过千呢!”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C法的确拿不到耐泪了。

momowkl
帖子: 203
注册时间: 2017年7月 10日, 23:05

Re: C乙己

帖子 momowkl » 2018年6月 12日, 15:38

信仰二团的活动,是和别处大抵相同的:都是到点岛上集合,团里预备着上交的心脏,可以随时给到增益。参团的人,下午下了班,每每七点陆续上线,前往岛上,——这是定规矩之前的事,现在开团更早,——准点候着,静静的加上BUFF;倘肯早点上线,便可以先去一趟厄运之搥,或者费伍德,加上别的BUFF了,如果还有灵通的消息,那就能加上龙头,但这些团员,多是上班族,大抵没有这样的机会。只有几个闲人,才经常带着一身满满的BUFF,上线下线,保这个蹭那个。

我从进团起,便在信仰的二团里当治疗,团长说,操作太差,怕加不住主坦,就在其他队随便加点团血吧。这些脆皮输出,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你套上盾,看到自己身上的恢复,又指定你快速治疗,然后才放心输出:在这严重监督下,划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团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治疗的缺口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为扫地救人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团队后面,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团长是一个老好人,团员也忙着副本,教人活泼不得;只有C法在团,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C法是三团法师里穷困潦倒唯一的人。他亡灵飞机头;烂掉半个下巴,释法间时常跳动几下;一把烂大街的碧空。穿的虽然是灵风,可是就只有五件效果,似乎没别的衣服穿,或者分解了。他参加活动,总是满口螺丝十万,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C,别人便从网络上的“S4冠军上单CRAZYDOG”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C法。C法一进团,所有三团的输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C法,你又被地精炸死了!”他不回答,对牧师说,“加个小耐力,精神也要。”便复活吃喝。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伤害贪读条了!”C法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小怪OT,一刀秒。”C法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偷伤害不能算偷……OT!……地皮埃斯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急冷双吹”,什么“奥爆泄蓝”、“骗节能雨”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团队语音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C法原来也出手阔绰,但终于没有出过屠龙,又不会采药剥皮;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喝不起药了。幸而会刷厄运虫子和狗,便干起了蝇营狗苟的活,换点药水钱。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刷不到几天,便连药水火炕食物巫师油,一起买下。如是几次,厄运也不去了。C法没有法子,便免不了偶然做些抢贡品箱子之类的事。但他在我们团里,出勤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迟到;虽然偶尔死在厄运,或者错过龙头,但活动开始,定然同行,团队框架里显示出C法的名字。

C法吃喝完毕,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输出们便又问道,“C法,你当真会输出么?”C法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暗影烈焰法杖也捞不到呢?”C法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装备浮云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团队语音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团长是决不禁止的。而且C法偶尔也会来一波自黑,引人发笑。C法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治疗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玩过法系输出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会输出,……我便考你一考。法系的命中,怎样算的?”我想,暗影烈焰都没有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C法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算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属性应该记着。将来转暗牧的时候,输出要用。”我暗想我和暗牧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团长也不轻易让暗牧进团;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满命中16么?”C法显出极高兴的样子,跳着说,“对呀对呀!……不同的团本有4种命中及格线,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C法刚打出MC 4命中,想接着说,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新法师加入听说输出高,也赶热闹,围住了C法。他便给他们说如何凑装,一人一句。新人装备提升,伤害仍然不足,眼睛都望着C法身上的灌注。C法着了慌,打开交易将大蓝给牧师,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打开包又看一看金币,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新人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C法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二团也便这么过BOSS。
有一天,大约是活动前的两三分,团长正在慢慢的点名,忽然说,“C法人呢?又去哪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不在团里。一个团员说道,“他怎么会来?……我看他虚弱着呢。”团长说,“哦!”“他总仍旧是想蹭BUFF。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蹭到闪金镇去了。联盟的地方,去得的么?”“现在怎么样?”“怎么样?先是死在半路,龙头也掉了,守了半个小时,再虚弱复活。”“后来呢?”“后来一身BUFF都没了。”“都没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叫术士拉过来了。”团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加他的集合分。
在那之后,活动一天比一天紧张,看看将近安其拉;我整天的救人,也须兼顾加血了。一天傍晚,我完美结束正准备往岛上赶,忽然间看到一条消息,“完美组我。”这消息虽然简短,却很熟悉。循声查找过去,那c法便也在厄运等着,一边搓着魔法水,已经喊了几声;见我没应,又说道“蹭个buff”。不一会儿,团长也进了语音,一面说“c法么?其他会交心了!岛上的都回城吧” c法很颓唐的急忙答道:,“这…下次再蹭吧,这一回先加个国王,暴击要好”团员仍像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卧槽,奥格有龙头!”但c法这回却赶不上,单说了一句:“不要也罢!”“不要?要是没buff,怎么全程第一?”C法低声说道,“A狗修血,修、修”他的语气像是在恳求团长,不要再提。这时YY已经有不少人,便和团长都笑了。我点C法,要点水,打开交易。他匆忙地用手搓着水,那破烂的蓝色手套上还留着淡淡的血迹。原来他便用这个手打了大半年活动。不一会,他做完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中活动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到C法换装备,过了几个CD,大家都说,“C法还是碧空厄运袋呢!”到了新版本的时候,又说“C法还没平射过千呢!”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C法的确拿不到暗影烈焰了。v
拿过来略改一二就是我啦 :lol: :lol: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