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魔兽世界无法被超越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是一个世界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Fairy_Angel
帖子: 16
注册时间: 2017年11月 28日, 11:31

转贴:魔兽世界无法被超越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是一个世界

帖子 Fairy_Angel » 2018年6月 01日, 11:38

魔兽世界的诞生与成功是一个多方面共同作用下产生的结果,既属于偶然,又是一种必然。

那一年,“一个世界在等待”的口号令无数玩家热血沸腾

  首先它出现于一个崭新的互联网市场,在还不是很成熟的网游市场中以惊才艳艳的形象震撼了大众的眼球,给玩家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拥有者完善的世界观、历史背景、人物形象等多元化的精彩世界。

  当我们进入这个世界时,会惊叹于设计者无与伦比的想象力,美轮美奂的场景设定,丰富多彩的游戏内容,最重要的是:平等的游戏体验。在这里,你不会被RMB玩家暴虐,不会为了打造装备而充钱,不会让你空有一身好本领而败在了“+999神圣祝福过的重铸+500的末日决战之刃MAX”之下。尽管游戏节奏略显缓慢,最初挖矿需要挖半天还有可能失败,声望始终只能一点一点的刷,地图只能自己跑。但是,正是这种探索与耕耘的感觉,让你更加沉醉于这个真实的虚拟世界。

  接下来当你进一步的融入游戏时,网游所特有的社交的魅力将你牢牢的钉在了这一艘史诗巨轮甲板之上。在这里,随着交往的深入,你能真切的感受到他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以及杨教授之吻。渐渐地,让你沉醉的不再只是游戏,而是一种兄弟情怀,一种家的温暖。


最值钱的永远不是装备,而是你身边的那群不离不弃的战友

  最初的《魔兽世界》可能在许多环节都不如现在这般便捷与完善,但那确实是一个如像香草般清新的时代。还记得当时15个人一起组团去通灵学院么?十年前打打“三大”(指通灵学院、斯坦索姆与黑石深渊,编者注)就足以令我们兴奋不已。10年前我终日泡在副本当中,周一到周五,早7点到晚6点你都能在熔火之心找到我,不断的挑战着MC老九、老十,还有那个号称“金币回收机”、“公会终结者”、“团队杀手”的黑翼2号BOSS小红龙瓦拉斯塔兹,以及其他许许多多带给团队巨大压力的敌人。

  笔者曾经拥有一个欣欣向荣的公会,和一群志同道合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兄弟没日没夜地Raid,冲击每一个BOSS服务器首杀。

  而早期的世界PVP也是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塔伦米尔-南海镇当时是一个充满恶意的地方,是个小号需要绕行的危险领域。为了肃清肆虐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联盟大号,我甚至一度将公会托付给朋友,然后转到一个专门的PvP公会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原来公会的兄弟们都很支持我,见到我仍然会一口一个会长的喊,因为毕竟大家都觉得我这是在“为了部落”。

  是的,那个时候《魔兽世界》赋予玩家的,正是大学期间闲暇时间一大把的我们在网络游戏里最希望获得的体验。这里有史诗般的战斗,也有丰厚的战利品,并且每个服务器人数都不多,阵营甚至公会之间都存在激烈的竞争,同时大家又都精心守护着游戏中那份单纯真挚的人情味儿。

魔兽世界无法被超越的原因:这是一个世界
那一天,你是否也曾回到丧钟镇,回到你出生的地方,等待服务器关闭?

  从《巫妖王之怒》开始,《魔兽世界》的设计思路发生了转变,由现已离职跳槽到Riot的螃蟹领衔的设计团队开始了“去复杂化”的过程。上手难度的降低为魔兽世界带来了用户数的激增,迅速达到了的1200万的巅峰,这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规模国家的总人口。然而,玩家数量的陡然增加也对原有的游戏氛围形成了冲击,最初的《魔兽世界》由于世界庞大、内容复杂,因此最初上手的一群人,是素质较高的人群。后来,更广泛的大众玩家,特别是低龄玩家潮水般的涌入,使得前面这部分核心玩家逐渐离开或被淹没,致使游戏玩家的总体素质水平逐渐下降。

  玩家总体素质下降带来的是游戏环境的恶化,哔团真正的崛起与泛滥就在WLK时期,这直接导致了原本占据统治地位的DKP公会土崩瓦解,人际关系由此不再是游戏中最重要的纽带,取而代之的是金币、是装等、游戏变成了某些人谋生的手段,滋生出了代打与代练等恶性增殖的毒瘤。

  从那时起,许多魔兽世界的老玩家都不无感慨地认为:游戏变了味。



伤害、装等不过一堆二进制的数字罢了,这从来都不是魔兽的内涵
  CTM随机团的诞生颠覆了整个游戏的玩法,笔者身边的朋友对随机团队诞生的意义褒贬不一。在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看来,这一机制尽管可能挽救了一些潜在的用户损失,但在同时却也给混子提供了便利。从游戏性上来看,去复杂化并不意味着要无条件的降低门槛,随机团队应该只是给予玩家们一个机会,去体验适应他们水平的游戏内容。到了MOP,初期的日常任务设定令人发指,而大到离谱的装等跨度也让越来越多的玩家无所适从。

  十年前,我们没有装等概念,那时大家可以找到开荒各种副本的公会,但是现在人们只会去打掉落最高等级装备的副本,这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

  即便如此,如果你问我是否会有一款游戏最终超越《魔兽世界》,我的答案仍然是否定的。正如本文一开始所写的那样,谈起《魔兽世界》的成功要素,除了缘于暴雪本身的强大实力与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之外,依托三代风靡全球的“魔兽争霸”即时战略游戏作为背景铺垫,早期玩家的质朴与狂热,当时的尚未成熟的网游市场等因素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反观现在的网游,只顾短期速成套现捞金,设计制作毫无诚意,设定里充斥着金钱的暴利,快节奏的便当,同时也让玩家一步一步的变得更加急功近利,变得浮躁。可以想见,即便当今再出现一款相同的《魔兽世界》,也一定会让你在上手玩的同时,抱怨它的不完善,没有自动寻路、不能充值VIP,升级没有大礼包等。

  所以说,《魔兽世界》的成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它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造就的奇迹,它的出现千载难逢,并不具备任何复制的可能性。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时过境迁,如今的网游产业早已不再是当初的处女地,铜臭味已经浸透了这个领域的每一寸土壤,大环境的恶化使得后来者丧失了超越甚至取代《魔兽世界》的所有可能。而《魔兽世界》在资深迈向成功的同时,也无形中为这个行业竖起了后来者难以逾越的围墙,这也是为什么魔兽世界身后的MMORPG几乎千篇一律地照搬它的模式,从战斗机制到界面UI,这一个又一个自诩为“魔兽终结者”的游戏莫不如叫它们“魔兽山寨者”,它们从未终结过“魔兽”,倒是前赴后继把自己先终结了。


《魔兽世界》本应是一个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自由寻找快乐的世界

  最近两年,《魔兽世界》的玩家人数有所下降,离开的人当中虽然包含了一部分从前的硬核玩家,但更多的则是那些TBC以后由泡菜网游跃迁到《魔兽世界》里的低龄众与跟风党。早期国服《魔兽世界》与欧美地区最重大的区别在于,国服用户最初以大学在校生为主,而其他地区则大多是有独立经济能力的成年人。十年过去,如今沉淀下来的大部分都是早已成家立业的铁杆核心玩家,在今天,国服单从玩家成分上讲,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与欧服美服的同步。大家都已不再是此间的少年,都拥有了现实中的奋斗目标。伴随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我们对游戏本身的理解和认识都变得更加成熟与理性,少了浮躁和迷茫,少了盲目虚荣与急功近利,不再有铜须门和千里送这样的毛人毛事,尽管仍然不时会怀念当初的冲动与激情,但那也不过是对青春的一种不舍与缅怀,正如我们不再将网吧作为游戏的主场,而是坐在家里的电脑前怀念当初在网吧的那些日日夜夜。

  不知不觉之间,国服《魔兽世界》已悄然经历了一次重大的转型与净化。所以,在笔者看来,玩家人数的减少并不一定是件坏事,而是可以视为给了我们一次将游戏环境重新格式化,清理垃圾,释放磁盘空间的绝好机会。CTM(大地的裂变)台版翻译叫做“浩劫与重生”,联想到《魔兽世界》,在经历了连续三个资料片的浩劫之后,作为一名十年老玩家,我衷心希望它能够随着6.0资料片《德拉诺之王》的到来重获新生!

  是时候让《魔兽世界》回归最初的玩法了。
  迄今为止,《魔兽世界》已经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十年,尽管它一路坎坷,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但我们仍然坚信它会走得更久、更远、更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