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海加尔山之巅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hezhitao1995
帖子: 3
注册时间: 2017年8月 13日, 20:03

那一年·我在海加尔山之巅

帖子 hezhitao1995 » 2017年8月 13日, 20:18

一场暴雨席卷了海加尔山。
倾盆的大雨,不停的下着,似乎是燃烧军团的魔法,故意让这场暴雨来浇灭联军将士们心头的战斗怒火一般。山谷中的小溪流,由于大雨的缘故,已经变成了怒嚎的河水,从山顶卡多雷的阵地上倾斜下来,咆哮着,怒吼着,摧毁了不少兽人和人类先前挖好的战壕和防御工事,甚至有不少人,因此而送了命。
“席文塔姆,你快带一支小分队去看看第一防线的情况,我可不希望战斗还没开始,第一道防线就被这场雨摧毁了。”女祭司的话里带着一丝忧虑,沾满雨水的眉间微微皱起,或许是由于紧张的缘故,她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着,鼻子里传来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遵命,女祭司大人。”席文塔姆敬礼回道,接着带了一小队夜刃豹骑士,冒着暴雨奔向人类的第一防线。
人类的阵地设置在海加尔山通往世界之树的第一个山坳里,人类依靠险要的地势,在周遭的山丘上建造了箭塔,以及小部分的矮人炮兵阵地,以及一座位于阵地中央的魔法塔。从卡多雷的阵地就远远的可以看见人类的阵地,虽然看上去固若金汤,但由于人类的兵力并不多,再加上暴雨的打击,人类军的力量着实让人担忧。
席文塔姆领着夜刃豹骑士们飞速赶往人类的阵地,滂沱的大雨让骑士们和他们的夜刃豹淋的睁不开眼。当他们穿过第二道防线的时候,看见兽人们和他们的盟友正在战壕中严阵以待,绿皮肤的兽人战士手持战斧,注视着阵地前方的道路,蓝色皮肤的巨魔猎头者站在箭塔上瞭望四周,巨大的牛头人战士,手持图腾,如同一排巨像一般站在阵地中央严阵以待。
席文塔姆擦了擦眉间的雨水,对这些勇敢而又坚强的部落战士们心生敬意。
小队迅速的穿越了第二道防线,兽人的防线看起简陋,都是木头的栅栏和瞭望塔,可是事实上他们的战士是全艾泽拉斯最令人恐惧的战士,他们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
部队行进到一半,就听见远处传来了激烈的战斗声,在云雾之中可以看见燃烧军团的石像鬼和冰霜巨龙在云中穿梭,时不时有几架矮人的战斗机,夹着燃烧的火焰,从空中坠落下来。
“大事不好,燃烧军团已经开始发动攻击了,我们快点!”席文塔姆大吼道,用力的踢了一脚夜刃豹的肚子,豹子吼叫一声迅速的向前奔了过去。
已经太迟了,当他们一行人来到的时候,人类的军队已经所剩无几,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正带领着最后的一些战士在战斗,四周在三十分钟之前还是完整的塔楼,战壕,石墙,已经轰然崩摧,原本绿色的草地,树木,已经被燃烧军团的邪恶魔法污染,万物枯萎,土地变成了黑色,弥漫着绿色的毒雾。
“洛丹伦的战士们,再坚持一下!”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极力嘶吼道,这个年轻的人类法师带领着也许是最后的一支人类从东部王国逃亡到卡利姆多,他们的族人已经承受了太多的灾难,现在,她正准备用传送门符文石带着她的人逃离海加尔山。
从无边无际的恶魔大军中走开一个巨大的身影,他是卡多雷古老的敌人,他长着巨大的兽蹄,每一步都将哀嚎的大地踏碎,他邪恶的巨尾摇晃着,扫开那些挡着他尾巴摇晃的小恶魔,亡灵们。他的眼睛冒着邪火,蓝紫色的皮肤下流动着邪恶的血液,他…毫无疑问,这个被称作艾瑞达人的人,他就是…阿克蒙德,燃烧军团的头领。
“艾露恩在上,那是…污染者 ”席文塔姆聚头仰望着这个巨大的恶魔头子,心中难以抑制的恐惧直冲脑门,手脚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胯下本来凶狠的夜刃豹,也低着头,耸着耳朵,瑟瑟发抖起来。
“长官,我们快点撤离吧,我们这一点人在燃烧军团面前毫无疑义,我们赶紧回去把情况报告给兽人们,还有女祭司大人。”一名夜刃豹骑士说到,她的声音明显带着恐惧。
“兄弟姐妹们,我们快撤!”席文塔姆大吼道,夜刃豹似乎听得懂话,转身就逃。
“你们这些悲哀的小人类,我以为你们那些可悲的同胞早就在洛丹伦被我捏碎了,没想到你们也逃到这块大陆上来了,不过没关系,你们族人的命运到此为止了。”阿克蒙德面无表情,用今人抓狂的恶魔语说到,这些疯狂的语言传入人的脑海中会立刻令人发疯,已经有好几个人类战士抱着脑袋倒在地上了。
“…也许会,但不是今天…”吉安娜说完,一道蓝色的的光闪过,所有的人类瞬间消失,只剩下空荡荡的,残破的阵地。
“混蛋!居然让他们跑了!”阿克蒙德怒吼道,伴随着愤怒在他的蹄下死去了几个可怜的食尸鬼。“不过没有关系,你们的世界,很快就要被燃烧!”
“哼,好像还有几只虫子想要逃跑,快去把他们捏碎!”阿克蒙德显然指的是席文塔姆的夜刃豹骑士们。
燃烧军团的大军听到了命令,狂吼的声音响彻云霄,震碎群山,那些疯狂的恶魔语导致几只夜刃豹当场倒下,让好几个骑士从上面摔了下来。
“姐妹们,兄弟们,别管我们,你们快去,艾露恩与我们同在!”那几个骑士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离开了,抄起盾牌拔出剑冲向了无边的恶魔大军。
“艾露恩,请庇护我们,快走!”席文塔姆咬牙道,看着自己的战友们冲向死亡,他知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迅速回到诺达希尔·世界之树下的卡多雷阵地。
他们飞去离开了,他们的战友就像一丝灰尘扑向洪水一样,瞬间就被淹没,除了席文塔姆和剩下的几个人外,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这几个英勇的骑士。
他们来到了兽人的阵地,兽人们已经看到了燃烧军团大军,他们都狂吼着,挥舞着战斧,长矛,准备迎接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战斗。
兽人的大酋长,萨尔,正举着毁灭之锤,用兽人语演讲,他的边上站立着牛头人酋长凯恩·血蹄,两个英雄面无惧色,任凭大雨的淋湿,还是恶魔那疯狂的吼叫。
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战斗,他们,一生都在战斗,这就是部落之魂。
当席文塔姆离开第二道防线不久后,战斗一触即发,那震天的声音撕碎了整个海加尔山,战鼓声,吼叫声,武器撞击声,石像鬼的嘶鸣声,牛头人的怒吼声,让他忍不住回头去看。只见的刚才还平静的阵地瞬间就血流成河尸堆如山,兽人们用巨斧收割着恶魔和亡灵的头颅,巨魔猎头者的标枪将一个又一个的石像鬼击落,狂暴的牛头人战士挥舞着巨大的图腾将那些看似强大的末日守卫恶魔击的脑浆崩裂,萨满祭司们召唤元素用雷和火焰击打着一波又一波的亡灵和恶魔大军。
席文塔姆不敢耽搁,也许不要多久,兽人们也会撑不住的,他带领着人逃离了兽人的阵地,来到了诺达希尔的卡多雷阵地,世界之树的脚下。
“女祭司大人,情况…很不妙,恶魔们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了,现在正在和兽人们厮杀”
女祭司只是点了点头,她眉头紧皱,脸上不知是汗珠还是雨水,一颗颗从额头流下落到下颚。
席文塔姆从夜刃豹上下来走向战壕里,战壕里所有的精灵严阵以待,人人都眉头紧锁,手握利剑,大战一触即发…
“喝口水吧,塔姆”
“哦,没想到我们又到一块儿了,艾伦妮”席文塔姆接过水壶,大口的喝了几口水,他是真的口渴难耐。
“给你喝,你就给我喝完了,真是…”艾伦妮无奈的看了看干瘪的水袋说道。
“哎,还管那么多干嘛,马上我们就不知是生是死了。”席文塔姆感到十分舒畅,干渴一瞬间消失了。

“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生死考验,都活下来了,这一次你就不自信了?”艾伦妮说罢,把干瘪的水壶放到战壕边的一片巨大的树叶旁,把树叶掰了掰,让甘甜的露水装满了水袋。
“这次…不一定啊,这些敌人,是我们祖先就面对过的恐怖的敌人,在刚才我从人类,兽人的阵地过来,我所见到的,是你永远不会相信的东西,毁天灭地的力量,还有…污染者。”席文塔姆严肃道,他的眉头也瞬间紧紧的锁在一起。
艾伦妮听罢,她也不再问,她把手搭在弓弦上,瞄准着阵地前面的道路。
雨渐渐的停了,一丝阳光撕破阴霾照耀着世界之树,雄伟的世界之树屹立在海加尔山之巅,直至今日,它仍然荫庇着所有的卡多雷的人民。
然而,也是今日,永恒的结束
恶魔大军踏破这一瞬间的平静,他们狂吼着,拖着破碎的脚步,踩踏着痛苦的大地,冲向暗夜精灵的阵地,一秒…两秒…一声号角声穿透天空。
“弓箭手!放箭!为了卡利姆多!”泰兰德·语风大吼道,她骑在白色的条纹夜刃豹上,她弯弓搭箭,瞄准偏方,嗖的一声,一支燃烧着金色的火焰的箭射穿一个恶魔的头颅,那个恶魔应声倒下,他的伙伴见到后狂吼着冲向卡多雷的阵地。
那一瞬间,跟随着女祭司的箭,无数飞舞的箭矢把恶魔们像稻草人一样放倒,一排又一排的恶魔倒下,可是,着只是拿树叶去挡巨浪,后面的恶魔和亡灵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踏着同伴的尸体冲了上去,十米,五米,他们冲进了战壕!席文塔姆大吼一声,拔出双手大剑,顺势一剑砍下一个恶魔的头颅,绿色的血液炸裂出来,喷的席文塔姆的盔甲上到处都是,后面的恶魔迅速补上,恶毒的长矛对准席文塔姆的胸膛刺了过来。
“小心!”艾伦妮冲到席文塔姆面前,一剑斩断长矛,那恶魔见状,拔出佩剑与艾伦妮厮杀到一处,艾伦妮抄起盾牌就是一击,狠狠地撞在恶魔的脸上,那恶魔的两只獠牙立刻断裂,恶魔怒不可遏,憎恶的脸恶狠狠的盯着艾伦妮,他用力一击,艾伦妮灵活的向后一跃,躲开了这一击,恶魔扑了个空
他更加怒不可遏,狂暴的冲向艾伦妮。
“尝尝这个!混蛋!”席文塔姆举起大剑就是一劈,从左侧顺势将恶魔的左臂劈了个骨肉分离,恶魔惨叫一声,立刻一剑往他刺了过去,艾伦妮见状,迅速一个前滚翻,到了恶魔近前,她拿盾一扇,恶魔被打倒在地,艾伦妮立刻向下一刺,剑尖准确的刺穿恶魔的颈部大动脉,绿血像喷泉一样溅洒出来,不一会儿他就死了。
战斗远没结束,精灵们奋力战斗,一排排的恶魔在精灵们的攻击下倒下,似乎艾露恩真的庇护着她的孩子们,恶魔们渐渐有些只撑不住了,甚至有些恶魔已经见状逃离了。
“废物!连一群软弱的精灵也打不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阿克蒙德用手一指一个逃跑的恶魔,那个恶魔就像一个炸弹一般瞬间炸裂的血肉模糊骨肉横飞,鲜血溅的到处都是,一些逃跑的恶魔见状,立刻转向冲了回去。


阿克蒙德嘴里念叨了一些咒语,忽然,天空变成了绿色,满天的燃烧的陨石落在海加尔山上,有很多落在了精灵的阵地里,一些精灵被火烧着,这火无法扑灭,只有被它慢慢的折磨至死,那些可怜的精灵在哀嚎中被烧成了灰烬。
“艾露恩呐!请帮帮你的孩子们啊!月之女神,请回应我的求助!”泰兰德举起沾满鲜血的双臂,她在向艾露恩祷告,在祈求月神的帮助。
阵地前,战斗还在继续,恶魔倒下一批,又来一批,怎么杀都杀不玩,艾伦妮的盾牌早就碎裂了,席文塔姆的大剑也多处崩口,再战斗下去就要断了,突然间,恶魔中间走开一个巨大的恶魔,那是…
“艾露恩在上,是深渊领主!我们扛不住了!”一个暗夜精灵战士绝望的说道。
说罢,那个要摆着巨尾,像一只巨大的丑恶的蜥蜴的生物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过来,他似乎毫无畏惧,那些箭矢在他身上就像虫吃鼠咬一般,他连抓都懒得抓,他提着一支双头枪,对准面前战斗的精灵一枪过去。
一瞬间,阵线立刻被撕裂,那一枪至少杀死了十个精灵,他们都大多数被拦腰斩断,没有盔甲可以抵挡这样的攻击。
“我们支撑不下去了!撤退!撤退!”一个哨兵弓箭手说道,她从树梢跳了下来,往后方村庄败退。
艾伦妮正准备逃跑,被一只飞来的石像鬼抓住,一瞬间就被拉到了空中,石像鬼嘶吼着用利齿啃咬着艾伦妮的左肩膀,艾伦妮痛苦的哀嚎了一声,拔出匕首用力往石像鬼腹部一刺,那石像鬼被刺的飞不稳,歪歪倒到的在空中盘旋,却仍然不愿意松开艾伦妮,毒牙也不停的撕咬着她。
席文塔姆见状,跳入战壕里拿起一张弓箭,弯弓搭箭一箭射穿石像鬼的头颅,石像鬼立马死去,艾伦妮也和它一同从空中落在了后方的村子里。
卡多雷们撤到了村子里,泰兰德·语风、月之女祭司,她的祷告得到了回应,月亮从空中显现,大地回归夜色,无数的流星落在了恶魔的头顶,恶魔们被灼烧着抱头鼠窜,成片的恶魔倒下。
“艾露恩啊!愿你的月光照耀卡多雷的子民,愿你的月光驱散一切邪恶!”泰兰德奋力祷告,那流星把眼前的恶魔一一击杀。
“你那点可怜的月光没法拯救你的子民,精灵。”阿克蒙德走了过来,他邪恶的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突然间,那些之前落下的燃烧的陨石,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地狱火石像,燃烧着绿色的火焰,将周围的一切燃烧殆尽。
阿克蒙德微微一笑,一瞬间精灵的村庄被摧毁殆尽,泰兰德带领着剩下的精灵逃到了周围的森林中,席文塔姆找到了昏迷的艾伦妮,把她也扛进了森林里。
阿克蒙德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剩下的,就只有诺达希尔——世界之树了。
当阿克蒙德接近世界之树的时候,一声号角声划破天空,那是,玛法里奥·怒风,吹响了塞纳留斯的号角,唤醒了海加尔山无数的自然之灵,那无数的小精灵从森林里,山谷里,泉水里,山洞里,飞跃而出,聚集在阿克蒙德的身边,阿克蒙德明显十分痛苦,当小精灵聚集的越来越多几乎行成一道光圈的时候。一道闪光伴随着爆炸,将阿克蒙德杀死,燃烧军团的领主,污染者阿克蒙德,这个艾瑞达人,死在了世界之树下面,永远的死在了世界之树下。
“结束了吗?吾爱”泰兰德问道,她看着远方枯萎的世界之树和死去的污染者。
“结束了,我们牺牲了永恒,保卫了世界。但,这也许也只是个开始,走吧,吾爱,我们回家吧。”玛法里奥凝视着远方,用强壮的手臂把泰兰德搂在怀里,二人转身离去。



———————— 部落-萨满祭司-狂牛怒萨,于8月13日书于血蹄村石牛湖畔

hezhitao1995
帖子: 3
注册时间: 2017年8月 13日, 20:03

Re: 那一年·我在海加尔山之巅

帖子 hezhitao1995 » 2017年8月 13日, 20:20

我将永远怀念
为了艾泽拉斯的和平与希望
而浴血奋斗的战友们
愿大地母亲与你们同在
愿我们的远征永不结束

ccwow
GameMaster
帖子: 5534
注册时间: 2016年8月 25日, 13:28

Re: 那一年·我在海加尔山之巅

帖子 ccwow » 2017年8月 14日, 11:56

很不错的小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