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如血 第三章 步步惊心的考林镇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过河卒
帖子: 4
注册时间: 2018年1月 06日, 01:12

逆流如血 第三章 步步惊心的考林镇

帖子 过河卒 » 2018年1月 06日, 01:25

第三章 步步惊心的考林镇
雨后薄薄的水雾飘浮在空中,能见度变得更低。虽然已是清晨,但天空依然和黑夜没有什么分别;冷飕飕的风卷起空气中弥漫的尸腐气,肆无忌惮地在考林镇周围吹拂着。还没有走进镇子就能清晰地感受无辜的生灵死去时那种绝望气息。
“这次一定要杀了恐惧魔王,这个荼毒大陆的祸根,”阿尔萨斯一边听取斥候的回报,一边恨恨的想。
“王子殿下,恐惧魔王的踪迹若隐若现,消失在考林镇,”说到这里斥候的眼睛红了起来,“并且越往里面走雾气越大,镇子里太安静了一个人都没有,好像所有人凭空消失了一样。我们一队的兄弟进去后遭受了攻击,就我自己一个人活着出来了”说到这里斥候仰起头看着阿尔萨斯王子一字一顿的说。
“什么人攻击的你们?”阿尔萨斯急问。
“水汽太大,看不清楚,只能判断是个长着很多胳膊的巨大怪物,有很大的气力,有个兄弟被它连人带武器劈成俩段。”斥候回答道。
“王子殿下,考林镇是去斯塔索姆的必经之地,如果考林路口被天灾瘟疫占领了,我们追击恐惧魔王的时间就会很紧迫。”
“我知道 ” 阿尔萨斯冷冷的回答。
阿尔萨斯王子命令队伍集合,一个人孤单站在考林镇侧面的山坡上,俯瞰这支由他指挥的大军——同时也是在洛丹伦带出来的大部分兵力,总共有差不多三千人。现在他们的使命有两个:攻占考林路口,打通陆上生命线;向斯坦索姆火速进军,抓住这片施虐大陆的瘟疫之源。
  “考林镇?里面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该死的天气” 阿尔萨斯满脸的肌肉都写上了对不明情况的担忧及对恶略天气的咒骂。
  “步兵上前,撑起盾牌,火枪手退后射击、骑兵准备冲击!所有人行动起来!”阿尔萨斯王子大声的下着命令。 ”
队伍又往前进了半个钟头,不远处浑浊的空气中现出了一些房屋的剪影,但是又往前走没几公尺后,王子猛然伸出手阻止大家冒进,并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队伍慢慢小心试探进入镇内,静,如死一般的寂静,就连风也不愿意刮这里来,静的只剩下浓的化不开的雨雾。
“不要分散,保持警惕”王子低低的呼喝着。队伍继续前进,众人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就连骑士最忠实的战马也似乎感觉到浓雾里面包含的危机,踟蹰不愿意进去,马蹄踢踏着路上的石板火星直冒。
队伍慢慢的走进考林镇的腹地,一个小型的广场,广场周围建筑物仿佛怪物般围绕着他们。雨雾淡了些,依稀能看见镇议事厅钟楼上的钟表。
铛--------铛--------铛--------的三声响,来的十分突然,骑士的战马都惊的原地跳跃起来。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一同望向声音的来源处,钟楼上的钟表。
一看是自鸣钟的报时,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了下去,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不少。
一个斥候摸到阿尔萨斯的跟前“殿下不对呀,我们进来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那个钟不动是坏的”。
“什么?”阿尔萨斯一愣,马上就明白这是敌人开始动手的信号。
“小心敌袭……”阿尔萨斯的话还没有喊出。
两名骑兵中了邪教徒的暗影箭,惨叫一声摔下战马。以此为开始,从阴暗的树丛后、从破旧的房屋中、从低矮的灌木下,无数的僵尸、食尸鬼、骷髅战士一涌而出,借着浓黑雨雾为掩护,从四面八方向阿尔萨斯王子的军队扑来。
年轻的王子英勇地站在阵头,以身作则,领导士兵们战斗、鼓舞着士兵们的斗志:“拿起你们的武器,鼓足你们的勇气!圣光与我们同在,圣光将赐予我们力量!直视你面前的敌人——不要畏惧,打倒它,并去帮助你身边的人!跟着我,跟着我战斗,为了洛丹伦!”
阿尔萨斯冲在队伍最前面。天灾士兵们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他砍倒了好几个;在他口中吟唱着光明的祝福,不时将柔和的金光播洒在士兵们身上。受到他的激励,洛丹伦战士们完全忘我地投入到了战斗。
周围的死亡大军一拥而上,发动了疯狂的攻击。面对不断扑上来的亡灵怪物,阿尔萨斯王子咬紧牙关,用盾牌击飞它们;用利剑砍翻它们、用圣光净化它们!年轻的圣骑士不住地挥剑,审判术、圣光闪现、圣疗术、圣盾术……,阿尔萨斯王子竭力使用圣光之力,保护自己、毁灭敌人,几十名亡灵士兵先后被阿尔萨斯王子消灭,残骸堆积;在他脚下,虔诚光环泛着蓝光,强化着附近士兵的盔甲;在他手中,白银之盾的神圣符文不断闪烁,反弹着对手的攻击。年轻的王子不断举剑砍杀,又不断咏唱魔法,以神圣之光治愈受伤的士兵。
时间不长,在阿尔萨斯王子的四周就布满了亡灵天灾的残躯,他的纯白色铠甲也溅满了这些怪物的肮脏血液。
每当王子冲向那里,身穿白色铠甲的洛丹伦士兵就会跟着涌向了那里。他们已经举起了武器,朝着天灾士兵们发起冲锋。他们的铠甲让整个路口都变得光亮起来;一道道圣印从他们之中的圣骑士们头上升起;正在吟唱的祝福和元素魔法咒语就像是无数枚战锤一样,震击着亡灵天灾的头骨。
在阿尔萨斯王子身后,士兵熟练地挥舞着兵器,守卫着阿尔萨斯王子的背后。手中的武器呼呼生风,砍掉了了无数骷髅的脑袋,也斩断了无数僵尸的腰杆。
在阿尔萨斯王子的指挥下,战斗激烈残酷但不漫长,好不容易领着大伙儿突出重围,撤到了镇口。空气中亡灵天灾腐臭的气息愈加浓烈和血腥味交织在一起,呛得人无法呼吸。
这时,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在浓雾的深处穿了过来,腥红的雨雾中的有许多庞大的黑影缓慢的走着,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他们每迈动一步,地面仿佛经受不了它们的重量上下颤抖着呻吟一声。
最前面有几个追击亡灵天灾冲的太远的战士,只是看见一闪就被拖入猩红色的雨雾中,几声惨叫传了出来,一堆破烂的肢体和扭曲不成样子的武器和盔甲扔了过来。
咚------咚--------声音越来越近,地面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士兵的互相对望着,双眼不时闪出恐惧。那声音如同重锤将士兵的神经捶打的即将崩溃。
“不要惊慌,是憎恶——它后背多出的那支胳膊有一枚带着铁链的巨大铁钩,可以轻易的将远处的士兵钩到身前,再用手中巨斧将士兵劈死或砸碎。步兵们双手持盾结阵,骑兵准备突袭,火枪手准备最远距离攒射”王子大声的下达着命令。
士兵听到王子殿下的话,心里立刻安定起来。“憎恶”肯定又是一场恶战。
“呵-----呵------来跟我玩玩把”巨大的憎恶一边像幼儿呓语般重复这句话,一边用它无以伦比的恐怖力量横冲直撞。它简直就是噩梦里那些索命鬼的化身,身躯虽烂如破旧的麻袋,而力量却令最强壮的战士都无法单独抗衡。
它从正面一路冲向了盾阵,身后留下的全是血肉模糊的尸体碎片——誓死抵抗的洛丹伦的勇士们全部像蚂蚁一样被打烂,凄楚地死去。
“士兵们结盾阵,不要和它角力”阿尔萨斯大吼,他看见憎恶用铁钩勾住盾牌后,士兵想夺回盾牌,却被连人带盾撤了过去。
士兵将盾牌象鱼鳞般紧密的层接在一起,成了一个光滑的堡垒。憎恶的几次飞钩最多只能带走几张盾牌,大多数的时候只是在盾牌上打个漂,无法在远处对士兵进行有效的杀伤。
咣——
矮人火枪手及时开了火,只是一个简单集中打击。距离盾阵最近憎恶,它的脑袋忽然象高空中掉在石头上的西瓜,咵的一声爆炸开来,巨大身躯慢慢趴在那里。
剩下的几只憎恶忙用手中巨大的斧子挡住脑袋,低头往盾阵哪里猛冲。它们都十分清楚,凭自己的气力可以轻松的破开士兵的盾阵,只要靠近盾阵就可以。
“不要叫憎恶靠近盾阵”阿尔萨斯王子歇斯底里的大喊。
咣——矮人火枪手的再一次准确的攒射,冲的最近的憎恶双腿膝盖处炸出一大片血肉,憎恶立刻扑到在地,巨大的惯性带动它向前滑行了很长的距离,滑动时不巧被地上的烂树桩勾住了它那没有缝合好的腹部里露出的肠子,滑行的路上青色、红色、蓝色,肠子、血肉、内脏一片狼藉,这个憎恶所有的气力也随着滑行消失殆尽。
盾阵抓住着火枪手制造的微小的机会,左右散开,给骑兵提供了一个冲刺的道路。马蹄纷飞,骑士们熟练的控制着胯下心爱的战马,长长锋利的骑士枪紧紧地握在腋下。一道雪亮的铁流冲向了形如鹅卵石样的憎恶,相撞的一瞬间,打头骑士手中的长枪深深地扎进憎恶的胸膛里,骑士却被憎恶临死的反击,一斧子带马砍成四段,但是骑士的双手仍然死死地抓着长枪。后面的骑士熟练的控制奔腾的战马从憎恶的身边冲过,手中的骑士枪却一个都没留,全都刺中目标。有的憎恶身上最多插了十几把长枪,支在地面上死去。
一个憎恶接着浓雾的掩护,竟然偷偷的摸到了步兵战阵的侧翼,手中斧子一个简单的横扫,哗啦一声,3个士兵就被击飞在空中。看着空中落下的血雨和碎肉,阿尔萨斯大吼一声,摘下米奈希尔之怒,朝那只比自己大好几倍的怪物扑了过去。憎恶举起破旧的斧子,想要砍掉他的脑袋,但被他轻易躲开。他跳到憎恶肚子上,然后马上又飞到它的头顶。沉重的锤头在他的身影掠过憎恶视线的瞬间砸扁开了这大怪物的头颅,随后锤里面蕴藏的圣光之力,将它的身体炸成了两半。在倒下去的同时,憎恶体内的黏液和腐臭的血喷了出来,将考林镇口的大路都涂上了恶心的颜色。
  米奈希尔之怒的银白光芒在漆黑的天空下舞动起来,甚至带着它的主人翩翩起舞——但在亡灵天灾看来,这舞蹈绝对不会令它们有一丁点的欣喜。
最后一个憎恶被矮人火枪手的攒射打碎脑袋后,士兵们都高声的欢呼起来。阿尔萨斯王子去没有欢呼,双手牢牢拄着米奈希尔之怒支撑自己的身体,他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镇里得人民都哪里去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