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如血 第二章 安多哈尔的命运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过河卒
帖子: 4
注册时间: 2018年1月 06日, 01:12

逆流如血 第二章 安多哈尔的命运

帖子 过河卒 » 2018年1月 06日, 01:24

第二章 安多哈尔的命运

淅淅沥沥的雨点织起一张冰凉的雨幕,无情地冲刷着硬冷的地面,同时也在横贯城区的运河河面溅起了一圈圈涟漪。昏暗的雨夜如同一张铁黑色的大网,笼罩着安多哈尔城的街道和房屋。深夜的运河附近出奇的安静,只能听见雨水的“唰唰”声,以及偶尔的狗叫声。
猜疑、不安和恐惧,犹如飘来的一片灰暗的阴云,早以笼罩在了安多哈尔的上空。安多哈尔镇的议事厅灯火彻夜长明,几天来,凯文•加奈特镇长也是彷徨不安。不知是什么原因,致命的瘟疫已经在城市四周传播开来,亡灵生物出没的次数也急剧增加。现在,就连城郊的达尔松、费尔斯、盖罗恩农场也不安全了,邪恶生物随时可能攻击安多哈尔。
远方,如豆粒般大小的黄光闪烁不断,逐渐靠近。那是卫兵们手中的油灯光芒。在这个寂静无人的雨夜,他们照样披着斗篷,尽责地在每一条街道巡逻而过。
疾若奔雷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匹奔马不顾着夜晚荒野上的危险,破开着黑色的雨网从洛丹伦的方向奔驰而来,马脖子下的亮着红黄蓝三盏不同颜色的魔法灯,证明这个信使传送的消息十万火急。马上信使全身的油布斗篷被风雨吹打的啪啪作响,忍受着冰冷的雨点不断击打面部和渗进铠甲的缝隙,不停地用靴子后跟的马刺刺激胯下的战马全速前冲。两位安多哈尔卫兵手提油灯,在离信使不远处就慌忙让路。
信使匆匆转过几条小巷,来到了镇长的议事厅。门口站岗的卫兵远远的看见信使坐骑下的三盏魔法灯,知趣的让到了一边。甩镫离鞍,脸上的雨水都顾不得抹了一把,信使疯狂的敲着木制的门扉
屋里的灯光晃动了一下,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大喊:“粮食前几天已经运送到斯坦索姆了,天气隔绝了运往别处的可能……”信使疯狂敲了几下门后,近乎粗鲁的一把推开了略微陈旧的木质大门,冲了进去。
屋子的一群人正开着会。
凯文•加奈特,安多哈尔的镇长,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悠久的岁月压弯了老人的背脊,沉痛的哀愁化为老人重重的皱纹。身材矮小、行动迟缓的主人,听到斥候进来的声音却异常迅速的转身抬头说道:“赞美圣光,你终于回来了!外面那么大的雨,我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呢。”
“镇长,阿尔萨斯王子领兵追踪天灾瘟疫的源头,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他们的队伍会明天早上就会经过安多哈尔镇。”
近来,因为安多哈尔附近也不断出现可怕的怪物,不可治愈的怪病也时有发生。议会成员采取的所有措施都无法挽救这日趋混乱的局面,反而令安多哈尔镇议会的公信力降到了冰点。所以凯文•加奈特镇长向洛丹伦提出了援助请求,并很快得到了令他满意的答复。从洛丹伦来的信函上说,阿尔萨斯王子将率领队伍经过安多哈尔镇,顺便协助凯文•加奈特维持地区安定,保护城市安全。这个喜讯自然让凯文•加奈特镇长及众议员狂喜不已,就连镇长弯曲的脊背也因心头放下的重担,立刻挺直起来。
第二天清晨,连绵凄厉的春雨早已停止,阳光在露珠上反射着温柔的七彩光芒。就在凯文•加奈特出神望着洛丹伦方向的时候,一队着装整齐、盔甲明亮的军队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等候已久的人们顿时爆发出了赞叹和欢呼声。这支部队打着洛丹伦王国和骑士团的旗帜,有着整齐的军容和锋利的武器。
在队伍前方是4列整齐的骑兵,长长的骑士枪上挑着带着洛丹伦徽记的蓝色军旗,就连胯下的战马也全身覆满亮银盔甲,跟在后面是盾剑鲜亮的步兵和精神抖擞的矮人火枪手,十几名随军的牧师和法师在竟然没有骑马而是直接给用了漂浮术,在离地一尺高漂浮。但这些都还吸引不了人们的视线,在这只队伍的最前方、在“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旗帜下,一位身穿纯白色铠甲、在马背上腰板挺的笔直,完全不惧雨后阴冷晨风的圣骑士成了人们目光的焦点。人们的注意力一下集中在了那位领头的圣骑士身上——那位骑着无敌军马的年轻人。
这位圣骑士他身穿白色板甲、长长的披肩金发散落在天蓝色披风上,年轻的脸庞上带着自信而谦和的笑容。左肩头的狮鹫装饰栩栩如生。在他胸前,纯金的狮头徽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米奈希尔之力战锤配在他的腰间,而那面刻有神圣符文的白银之盾则被挂在了马鞍的右侧。
远远望去,年轻的圣骑士全身反射出白色的光芒,他胯下的骏马强健的肌肉有着如风般的速度,骏马轻盈的四蹄行走间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曼舞。在安多哈尔市居民的眼里,仿佛就是圣光的在人世间的代言人。这位骑士就是 “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圣骑士阿尔萨斯王子。
当这支小部队走近西门拱桥之时,站在两侧的人们欢呼着迎上前去,纷纷把花瓣洒向远来的军人,另一些妇女则忙着把篮子里的松饼和甜酒塞向士兵的手里。后面的老人们则叼着烟斗,对这只军队指指点点,满意的点着头,由他们来保护大家的安全,那是可以一百个放心的。
队伍在安多哈尔西城门口停了下来,阿尔萨斯翻身下马,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在飘飘洒洒的花瓣雨中,王子的脸上浮起兴奋和欣喜的笑容,
重新领着他的人马进入市区内,街道两侧的住宅二楼窗户都敞开着,人们站在窗户内,向穿街而过的军队撒下祝福的花瓣,街道两侧也挤满了欢迎的民众。不少淘气的男孩子叫喊着,在队伍的前后奔跑嬉戏。在他们眼里,骑兵的战马、步兵的铠甲、以及矮人火枪手的大胡子,都是他们开心永不厌倦的东西。
这支队伍前进到市中心的喷泉广场就停住脚步。在广场上,安多哈尔镇长凯文•加奈特举行了简短的仪式,正式欢迎阿尔萨斯的到来;并告诉大家,这几天安多哈尔市的防务将由阿尔萨斯全权负责。加奈特许诺说,从今以后本地将重新安定下来,人们的安全也将得到保障。
接下来,阿尔萨斯也向安多哈尔的民众发表了演说。年轻的王子希望大家要支持泰瑞纳斯国王的决定、要相信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努力。在陛下和乌瑟尔•光明使者的努力下,兽人的动乱、不祥的疫病、异教徒暴动等等,都将得到最终解决。至于安多哈尔地区,自己必将履行应尽的义务,尽力保证民众的安全和安定的生活——以圣骑士的责任起誓。“尽管王国正值风雨飘摇之际,但请大家牢记:我们是圣光的子民,我们永不会失败!”年轻的圣骑士以这句话结束了他的演说。顿时,热烈的掌声在广场四周响起,久久不息。人们安心地拍着胸脯,互相交换着赞赏的眼神,对王子以及他带来的军队都充满了信心。
年轻的王子十分清楚自己在安多哈尔的时间,讲演完后将镇长的议会大厅当做了指挥所。积极地展开了他的工作:撒出斥候、制定城外的巡逻路线、将感染“怪病”的人员送到牧师哪里治疗、储备战斗物质……等等。在王子的努力下,安多哈尔周围的怪物被清扫一空,民心安定多了,城外各大农场的治安也有了明显改善。现在,农夫终于能够放心干活,而旅行商人也可以安心出门了。
安多哈尔作为洛丹伦附近最大粮仓的功能重新得到发挥。每个周末,城外农场的马车络绎不绝地到来,把粮食、谷物运进镇里,储藏在一栋栋高大的粮仓之中。与此同时,经过谷物交易市场的讨价还价,这些储藏的粮食又被装箱、打包,在下一周通过马车运往洛丹伦王国的各地。
然而斥候汇报了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他们一直在追逐天灾瘟疫的源头,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它的踪迹出现达尔松、盖罗恩农场粮仓的附近。那面盆大的枯黄的蹄子印,一直向斯坦索姆的方向消失。
高阶牧师玛多妮尔小姐完美的给自己上了个圣盾术,漂浮在在那个面盆大的枯黄的蹄子印上方。一团洁白色的光出现在她的手上,那团白光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并且正有规律的跳动着,在跳动之间似乎能净化一切邪恶。玛多妮尔小姐慢慢的弯下了腰,慢慢的小心的用手上洁白的光芒接触蹄子印里枯黄的野草,野草有一种力量一直在抗拒玛多妮尔手上圣光的接触,玛多妮尔小姐的手在微微的颤抖,汗一滴一滴的从粉白的额头渗出,玛多妮尔娇喝一声手的光芒脱手而出,一下子罩在蹄子印枯黄的野草上,众人似乎听到天地间一种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两种力量碰撞的结果,枯黄的野草瞬间恢复了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枯黄变成碧绿最后生机勃勃起来。
“没错,是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它的天灾瘟疫有着极强的传染性。”玛多妮尔望着那远去的消失的踪迹忧虑地说到。
看着空荡荡的粮仓,玛多妮尔连珠炮大声的问,“粮食,粮食啊!那些运出去的粮食啊!运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运走的?”
“是在大雨前运送到斯坦索姆,”一个农夫回答到。
“王子殿下”玛多妮尔对王子说。
“经检测,我们对瘟疫病源的猜测是正确的!这里运送出去的粮食和谷物都是秘密被污染过的东西,就是导致这场瘟疫的元凶啊!看这个样子粮仓也没有幸免!天哪,这远近……远近的几十个村镇,可都是……吃的这里的粮食啊!我的天,必须要向陛下报告这件事啊!”玛多妮尔惊慌的大喊起来。
“不要惊慌”阿尔萨斯王子大吼着训斥玛多妮尔。昨天的连绵的阴雨,运粮食马队是不可能翻过奥克兰克山脉的,我们从洛丹伦跟踪他一路到此,没有看见运粮的队伍。只有一个可能,这里的粮食已经运往了斯坦索姆。” 阿尔萨斯王子冷静的分析道。
“玛多妮尔,你和别的牧师一起净化这里后,速去找我的老师乌瑟尔和吉安娜小姐,就说我找到了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 阿尔萨斯王子嘱咐道。
“可是净化的面积太大我们的力量不够” 玛多妮尔说道。
“那——,随军的几个魔法师全部留下”这回力量就够了吧。
“士兵整队。斥候跟踪痕迹,前面刺探。火枪手注意警戒。目标斯坦索姆。”阿尔萨斯王子铁青个脸,一脸的凝重但有条不紊把命令一条条的发了出去。
望着空空如也的粮仓,命运就像是跟阿尔萨斯开了一个极其恶劣的玩笑,连一包粮食、一袋谷物都找不到了。使洛丹伦王国的军事重镇成为亡灵肆虐的场所。千百人将死于这些粮食,千百人将变为可憎的僵尸!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可太大了。
王子感觉四周恍惚了一下,就连士兵整队时的呐喊都听不清。阿尔萨斯身子摇晃了一下,忙用一只手撑着爱驹无敌的鞍子,另一只手猛地捂住嘴巴,仿佛有什么会呕吐。
大雨倾盆而下王子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那里,任凭雨水冲刷他的盔甲、任凭大风撩起他的披风。他的身影在风雨中显得朦胧不清,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