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瑞斯法的天空[已推送至微信公众号]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薇安va
帖子: 28
注册时间: 2017年6月 23日, 18:49

提瑞斯法的天空[已推送至微信公众号]

帖子 薇安va » 2017年12月 14日, 16:17

飞艇渐渐将这一片苍茫蔚蓝的大海抛在后面,往前方的雨帘驶去。
提瑞斯法林地,正在下着瓢泼大雨。
这里的天空,和杜隆塔尔的明亮截然不同,永远裹着一层阴郁的墨绿色,沉重、压抑。
仿佛,从阳光强烈的正午,一瞬间坠入了黑夜。


船上响起通知,终点站到了。
拎上行李,走出船舱,一股潮湿又阴冷的空气扑面而来。常年生活在奥格瑞码,习惯了杜隆塔尔的干燥炙热气候,这种既黏乎又冰冷的感觉,真是叫人无法高兴起来。
摸摸左侧贴身的口袋里,项链还在。拥紧大衣,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打开雨伞,随着人流缓慢地走出港口。


飞艇空港.jpg
飞艇空港.jpg (49.28 KiB) 查看 475 次


空港就建在幽暗城的外面,路过城门,我驻足静静地眺望着这个经历了死亡并从死亡中重生的城市,往昔的辉煌早已不见,剩下的只是这些残垣断壁。
如果它们会说话,不知道会讲述一个个什么样的故事。
不管什么样,黑暗女王的传奇还在继续着。
致最尊敬的女王

幽暗城门.jpg
幽暗城门.jpg (111.6 KiB) 查看 475 次


沿着大道,问询到最近的小镇是布瑞尔。眼看天色已晚,我决定在那里歇脚,顺便打听一下去瑟伯切尔的方向。
雨越下越大,踩着泥泞的小路,终于看到布瑞尔的路标。


布瑞尔.jpg
布瑞尔.jpg (119.86 KiB) 查看 475 次


大概是因为晚餐时间,镇子上看不到行人,一两盏路灯发出微弱的绿光。收了伞,走进一座挂着“恐惧之末旅馆”的房子。
一进到屋子里面,如沐春风。墙角边的大壁炉烧得正旺,空气中还有好闻的炖马铃薯香味。噢~我的最爱。直到这时,才慢慢卸下长时间旅途的疲劳。
“可爱”的旅店女老板接待了我,说实话,一点儿也不可爱,简直是瘦骨嶙峋,不过背后这样评论一位女士是不合适的。我想,她生前应该是非常可爱。
老板娘带着我去客房,当她用一根泛着幽幽白光的“手指”拎起脚边的行李箱时,真担心会不会立刻就听到一声“咔嚓”的断裂声.......

洗漱收拾完,下楼就餐的时候,大厅里稀稀落落坐了几位客人。晚餐果然有炖马铃薯,食指大动。
吃饭的间隙听见旁人在闲聊:“听说了吗?前几天隔壁丧钟镇的玛拉去世了,留下一个遗愿:
说是希望和丈夫合葬在一起。她丈夫就是那个一直在村外骚扰路人的那个亡灵。”

“那个骷髅?旧车篷附近的那个骷髅怪?原来是他啊。以前活着的时候,还能说上几句话,是个老实的家伙,好像是叫塞缪尔•菲普斯。”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天灾来临的时候,玛拉倒是躲过一劫。塞缪尔没这么幸运,他被瘟疫感染了。唉,可怜的玛拉,一直照顾着丈夫。最后却被塞缪尔害死了。”

“唉,可怜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有人说夜里看到一个蒙面人,提着塞缪尔的脑袋,埋在了玛拉的坟墓里。”

“如此,也算是得偿所愿。”

“是啊。唉....."

大家不胜唏嘘着。


.......

“打扰了,我想打听一个叫尤瑞夫的人。有认识的吗?”我打破平静问道。

“尤瑞夫?尤瑞夫•弗斯特?”坐在壁炉边上,有一个佝偻着腰的男人问。

“我想是的,正是这位尤瑞夫,先生,您认识他吗?”

“是的。我认识他。我不仅认识他,还见过他的尸体。”男人抬起头来,我注意到他有只眼睛没有了,移动的时候,有只腿也不太灵活。
他喝了一口酒,开始断断续续讲起来:“那一天可真是个好天气。我们刚打下塔伦米尔,正在休整,准备当晚往索多里尔河的方向行军。我找到尤瑞夫的时候,他正在一个背风口看信,脸上挂着欣喜的表情。我知道,这肯定是克拉拉写给他的。噢,克拉拉,就是他的妻子,尤瑞夫喜欢这样称呼他的爱人。当年,我还参加过他俩的婚礼,他俩真登对儿,村里人谁不羡慕这对年轻的夫妻?连我有时候也悄悄嫉妒过尤瑞夫,娶了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人儿....”男人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住,唯一的一只眼睛慢慢有了光彩,似乎回忆起过去的青春岁月。

大家都耐心地等待着.....

“抱歉,想起了过去许多事情。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噢,想起来了,尤瑞夫正在读信。他看到我来了,开心地说克拉拉又生了一位可爱的女儿,正要找我商量取什么名字。我们那个下午就一直讨论给他的宝贝女儿取什么名字。出发前,他终于决定好,写好了回信。等着去下一个驿站就寄送。就在我们即将渡过索多里尔河的时候,突然受到一队天灾军团的狙击。那天晚上,很惨烈,非常惨烈......”男人捂住自己的脑袋,整个身体哆嗦起来。

“我找到尤瑞夫尸体的时候,他仰身躺着,浑身是血,一只手放在左胸口那里。我摸索着口袋,找到的是,那一封尤瑞夫写给克拉拉,还来不及寄走的回信....”

空气变得非常安静,偶尔燃烧的木柴发出噼呖啪啦的声音。



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时,雨停了。

向老板娘打听好方向,我即刻动身前往银松森林。马不停蹄,终于到了瑟伯切尔,这儿也是个寂静的小村子。

瑟伯切尔.jpg
瑟伯切尔.jpg (151.14 KiB) 查看 475 次



在村子东边的墓地里,我找到了尤瑞夫的石棺。

站在这个石棺前,我眼前不禁浮现克拉莉斯那张枯槁的面容:

“.....太过分了!他因为那该死的十字军离开了我,说什么‘圣光是我们用来与亡灵抗争的最重要的东西’。

那么,他的孩子呢?我呢?我日复一日地等他.......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他那该死的职责!

看看“公正”带给你的一切,我的朋友!他已经死了,而我却成了他曾经想要消灭的东西!

把这个垃圾放到他那修在瑟伯切尔的坟墓上吧。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联系了!”


石棺.jpg
石棺.jpg (121.38 KiB) 查看 475 次


一个是毕生信仰圣光,以消灭亡灵为已任,为了崇高理想而远离故土和亲人的圣骑士,一个是毕生支持着丈夫的理想,忍受着无数个黑夜里等待的妻子,最后却变成了丈夫最痛恨的东西。

那个时候,我以为克拉莉斯会痛哭。她只是睁着那一双干涸的眼睛望着远方,却是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这块石头摸上去冰凉刺骨,但是显然没有人照看。这里遍地都是垃圾,棺材顶上的雕刻布满了又深又长的缺口,周围的植物长的比坟墓还高。
  
没人关心是谁被埋在这儿。

我把那如今已毫无价值的坠饰放在坟墓上,坠饰上的宝石似乎明显地黯淡了下去。
  
墓碑上被潦草地刻上了「叛徒」这个字,除此之外,碑文还清晰可见:
「尤瑞夫安眠于此。
挚爱的父亲、丈夫、圣骑士。
让他的孩子们见证他对圣光奉献的事实是无庸置疑的。
他从不要求他的孩子们做他自己做不到的事。」


当起身要离开时,我低头看著那坠饰,它死气沉沉的躺在棺材顶部的浮雕手中。此时,阴风又起了,我才想到些什麼,却被这阴风……被这平常的阴风给打断了。


一时间,周围的一切都重新归于平静.......









********************************************************************************************************************************************************




尾记:

还在国服的时候,经常听到前辈们聊起60年代,一致认为那个版本是最经典的。
一直在听说,却从来无缘得见。
终于在2017年的3月份,我来到这个CCWOW的世界。

在这里,我加入了部落。一步一步地做着任务,体验着游戏里人物角色的喜怒哀乐,走遍艾泽拉斯每一处的风景。
和39个小伙伴们一起推掉一个又一个BOSS,我慢慢地走,慢慢地感受暴雪当初的初心,用心十年,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

最重要的是,在这段时间里,认识了许多人。有好人,也有坏人。有知已,也有敌人。


12年前,恰青春年少,繁花似锦。如今,我们重聚于此,追忆曾经的美好。

人生再过一个12年,当熟悉的旋律再次奏起时,但愿我们仍然能回忆一幅幅画面,一个个好友的名字,还有铭记于心的感动。


亲爱的朋友们,当我们在前进的路上越走越快,拿到的装备越来越多的时候,请偶尔停一停,打开好友名单,约着朋友一起爬爬山,钓钓鱼,带着篝火去野餐,甚至只是一同在主城的银行门口发呆。

装备转瞬化成腐朽,而友情地久天长。


感谢尊敬的老G,创造并爱护着这片净土。

谨以部落三部曲,纪念这个永不落幕的世界!

For The Horde! For The Azeroth!

提瑞斯法的天空.jpg
提瑞斯法的天空.jpg (36.43 KiB) 查看 475 次

fanqietudoushi
帖子: 12
注册时间: 2017年12月 08日, 10:37

Re: 提瑞斯法的天空[已推送至微信公众号]

帖子 fanqietudoushi » 2017年12月 19日, 08:59

作者是很有些文学功底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