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岛之怒

有奖征文专版,征文请发这里
版面规则
本版仅仅只能发布征文的帖子,其他无关帖子一律删除
回复
让领导先走
帖子: 4
注册时间: 2018年9月 28日, 17:14

回音岛之怒

帖子 让领导先走 » 2018年9月 28日, 20:24

想写个小说,又不知道怎样写,一边构思一边写吧,我会把我在魔兽世界里遇到的朋友和有趣的事情用小说的形式分享出来,做个连载吧。
文笔不好,喜欢的看看,不喜欢的请轻轻喷。
:)
蹲了4天修玛的部落小LR ID:浪行丶



回音岛之歌


第一章 恐惧黑渊

门,紧紧关闭着。四周是无尽的黑暗,连着门的这条两人宽的栈道上,散落着一地狼籍。道上布满了残缺的武器和装备,像古代战场上的兵器和铠甲。很显然这里不久前似乎发生了一场恶战……
奇怪的只是看不到一具尸体,胜者好像对地上的这些装备不感兴趣。栈道两旁的灯柱上,微弱的火光并没有熄灭,随着火光往栈道两边望去,巨大的锁链相互交错,直至黑暗深处。下边好像是悬崖,而且似乎深不见底。光线太弱,根本看不到太远,而且看一眼就像被人摄走心魄似的让人心惊胆颤。感觉被浓浓的黑色雾气笼罩着,黑暗中,除了这条栈道,没有发现别的地方。
拿起脚边的一把战刀,是一把波形刃,有点像匕首,它的刀刃不是直的,而是呈波浪状,上面还有血迹,寒气逼人,这时我才发现我身上也穿着这些奇怪的铠甲。从头到脚,发出一道道幽幽的蓝光。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心中感到一丝不安,因为也有不少和我身上一样的铠甲散落在地上,只是没有发出光亮,显得毫无生气。来到栈道边上,轻轻把那沾血的波形刃抛出去,刀在空中旋转着,寒光一闪,划出一道弧,只几秒的功夫就掉下悬崖消失不见了,不,应该是深渊,因为我没有听到那把刀撞击到崖底产生的回声。一股腥风从下面涌了上来,估计是刚才那把刀下落的同时撕裂着空气,带动了一小部分的气流上升。我皱着眉头嗅了嗅,这下面到底有什么?这味道太腥了……


第二章 生门

再次望了一眼,无尽的黑暗中仿佛会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扯下去一样,也不知道下面会有什么东西。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只感觉心脏跳的厉害,而且在不断加速,整条回廊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嘭咚…嘭咚…”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心脏就要爆裂了。我用双手使劲按住胸口,使心脏跳得不是那么剧烈,但是没有用,声音还是越来越大…等等,我发觉不对!这声音和我心脏起伏的节奏不一样,这…这……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心跳声!
“妈的!”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仔细听起这声音来。声音虽然很大,但听得出和我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而且是从栈道另一头传来的。我向那边望了望,路的尽头被黑暗包围着,让人感到有股无形的压力。那一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会有什么从那黑暗中窜出来。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对了,门!几十米开外那道紧闭的门!栈道的尽头有一道两人高的弧形拱门,门两旁的火把在黑暗中跳动着,一股淡蓝色的气流围绕着那门缓缓舞动,若隐若现。这时,“嘭咚”声越来越近了,直觉告诉我再不走可能有危险。也许打开前面那道拱门就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是顾不上那么多,转身向那扇门跑去。只是身上的铠甲太碍事,太重,也不知道这些玩意怎么到我身上的,也不知道怎么解下这身铠甲。


第三章 会说话的骷髅

我跑得并不快,地上到处散落着武器盔甲,我一边跑着一边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障碍,不时有散落的装备被我踢下悬崖,如果不注意被绊一跤,还没到那门前就可能直接摔入两边的深渊里了。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宁肯被后面的怪物咬死也不愿意掉进无边无尽的深渊里。鬼知道下面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正想着,突然一个蹶趔,我被拌了一下,一个标准的狗吃屎扑倒在栈道边上,吓得我直冒冷汗,惊魂未定,突然眼前出现一个残影,一副全副武装的人影缓缓出现在我面前,残影慢慢变得清晰,定睛一看,竟然是具骷髅,吓得我哇哇大叫,只见他……额……应该是它……手拿两把发光匕首,弓着腰,偏斜着脑袋,用空洞的眼窝在那看着我。
“你在这里鬼叫什么呢?浪行,还不赶快进本?!”,“卧槽!骷髅竟然开口说话了!我的妈呀!”,骷髅白了我一眼,诶,骷髅不是没眼睛吗,怎么会白我一眼?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记闷棍敲我头上,然后说道:“你他妈被BOSS打傻了?赶紧进去打老9了,一会出了叶子你要梭哈的。”
“叶子?什么叶子?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谁?”
“我是梦断魂殇啊,你被BOSS灭到神经紊乱了?赶紧进去,别磨蹭!”然后抬腿一脚踢我屁股上,把我踢进了眼前那到发着淡淡蓝光的门。
我“啊”的一声摔进了门里,感觉自己在无穷的时空中随着天旋地转……

第四章 神秘印章

“哔哔哔!!!”随着一声声急促的号声,我猛然睁开了眼睛,“卧槽,紧急集合!”本能地坐起来,抓起作训服三下五除二穿上,把床上的用品和衣柜的战备物资全部装进背包,拿上武器装备,利索地跑到楼下操场,随着大部分战友的集合,一声号令,队列整齐地集合完毕。我看了下表,凌晨3:50,排长向连长敬礼报告:“报告连长,全连集合完毕,应到108人实到108人,请指示!”
“检查物资。”
“是!全员检查战备物资!”
大家纷纷把背包里的战备物资整齐地放在自己身前,“连长疯了吗,这个星期拉了三次紧急集合了,还要不要人活!”一旁的小七一边掏着战备物资,一边小声嘀咕着。“是啊,我他妈刚站岗回来,躺下还没10分钟,这连长不会又喝醉了吧。”龙哥拖着惺忪的睡眼在一旁附和。
作为一个入伍两年的兵我,早已经习惯了每周都有的紧急集合拉动,所以一边听他们抱怨,一边漫不经心掏着背包里的物资,一边回忆刚才做的那个奇怪的梦,东西掏完的时候突然发现包里多了一样东西,像马蹄形状一样的石头,烟盒大小,我正准备拿起来看,突然发现那块石头发着弱弱的血红色微光,我赶紧把背包口拉紧一点,害怕被别人看见,然后借着微弱的月光,惊恐地瞟着背包里的那块发光的蹄子石头,“这……这他妈是什么玩意?”

第五章 等待黎明

随着紧急集合的结束,战友们全员回到营房,利索地收拾好物资,都躺下休息了,然而我却紧张地睡不着,手揣在裤兜里,紧紧握着那块蹄子一样的石头,躺在被窝里,悄悄地捧在胸前,借由它弱弱的血红色微光仔细端详着它,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它一眼,心里就热血沸腾,内心渐渐由紧张不安过度到莫名兴奋。
我偷偷漏了个脑袋,伸脚踢了踢隔壁铺的小七,小声地问道“小七,你睡了吗?”
“不敢睡,我看连长面色潮红,不是憋久了就是喝多了,我怕他一会还来一次。”小七回到。
“闭上你个乌鸦嘴,睡得都不省心。”上铺的龙哥插了一句。
“你们精神都很好是吧?都他妈闭嘴睡觉,不想睡出去跑五公里!”排长一顿训斥,我和小七吐了吐舌头,然后营房里就没了任何声音。我又默默地把头缩了回来,心想着管他是什么,天亮了再研究研究,跟着就进入了梦乡。

第六章 三人帮

我,小七,龙哥,三人蹲在水房的角落围成一圈,小七点了一支眼,猛抽了一口,然后递给我,和龙哥用蔑视的眼神望着我,仿佛我是神经病一样。
“该说的我都说了,这玩意真的会发光!”我无奈地皱了皱眉头,吸了一口烟,然后递给龙哥。
“阿百,我和阿七不是不相信你,你说这玩意血红血红地发着光,光呢?”龙哥接过烟也吸了一口,然后指着我们仨面前放着的那块现在显得毫无生气的石头说道。
“我对天发誓,我真的看见这玩意发光了!我也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不发光了。”我卖力解释着。
阿七把石头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把玩着,左右看了两眼,一拍大腿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什么不发光了!”
“快说说,别买关子!”我和龙哥齐齐说道。
“因为它害羞啊,看见我们人多,哈哈哈哈!”说完就把印章抛给了我,我站起身把它放进了裤兜,骂了一句“神经病!”转身就走。
“阿百,我看你一定是最近紧急集合拉多了,你神经错乱了,回去想想你学校里的小女朋友,然后补补觉,哈哈哈哈!”身后留下了那两货的嘲笑声。
紧紧握住那块石头,我一定要搞清楚这块石头的来历。

第七章 再入梦境

(写累了,朋友叫出门吃东西,一会回来再写,未完待续)

让领导先走
帖子: 4
注册时间: 2018年9月 28日, 17:14

Re: 回音岛之怒

帖子 让领导先走 » 2018年9月 28日, 23:35

[quote=让领导先走 post_id=41901 time=1538137477 user_id=15848]
想写个小说,又不知道怎样写,一边构思一边写吧,我会把我在魔兽世界里遇到的朋友和有趣的事情用小说的形式分享出来,做个连载吧。
文笔不好,喜欢的看看,不喜欢的请轻轻喷。
:)
蹲了4天修玛的部落小LR ID:浪行丶



回音岛之歌


第一章 恐惧黑渊

门,紧紧关闭着。四周是无尽的黑暗,连着门的这条两人宽的栈道上,散落着一地狼籍。道上布满了残缺的武器和装备,像古代战场上的兵器和铠甲。很显然这里不久前似乎发生了一场恶战……
奇怪的只是看不到一具尸体,胜者好像对地上的这些装备不感兴趣。栈道两旁的灯柱上,微弱的火光并没有熄灭,随着火光往栈道两边望去,巨大的锁链相互交错,直至黑暗深处。下边好像是悬崖,而且似乎深不见底。光线太弱,根本看不到太远,而且看一眼就像被人摄走心魄似的让人心惊胆颤。感觉被浓浓的黑色雾气笼罩着,黑暗中,除了这条栈道,没有发现别的地方。
拿起脚边的一把战刀,是一把波形刃,有点像匕首,它的刀刃不是直的,而是呈波浪状,上面还有血迹,寒气逼人,这时我才发现我身上也穿着这些奇怪的铠甲。从头到脚,发出一道道幽幽的蓝光。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心中感到一丝不安,因为也有不少和我身上一样的铠甲散落在地上,只是没有发出光亮,显得毫无生气。来到栈道边上,轻轻把那沾血的波形刃抛出去,刀在空中旋转着,寒光一闪,划出一道弧,只几秒的功夫就掉下悬崖消失不见了,不,应该是深渊,因为我没有听到那把刀撞击到崖底产生的回声。一股腥风从下面涌了上来,估计是刚才那把刀下落的同时撕裂着空气,带动了一小部分的气流上升。我皱着眉头嗅了嗅,这下面到底有什么?这味道太腥了……


第二章 生门

再次望了一眼,无尽的黑暗中仿佛会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扯下去一样,也不知道下面会有什么东西。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只感觉心脏跳的厉害,而且在不断加速,整条回廊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嘭咚…嘭咚…”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心脏就要爆裂了。我用双手使劲按住胸口,使心脏跳得不是那么剧烈,但是没有用,声音还是越来越大…等等,我发觉不对!这声音和我心脏起伏的节奏不一样,这…这……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心跳声!
“妈的!”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仔细听起这声音来。声音虽然很大,但听得出和我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而且是从栈道另一头传来的。我向那边望了望,路的尽头被黑暗包围着,让人感到有股无形的压力。那一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会有什么从那黑暗中窜出来。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对了,门!几十米开外那道紧闭的门!栈道的尽头有一道两人高的弧形像空气组成的拱门,门两旁的火把在黑暗中跳动着,一股淡蓝色的气流围绕着那门缓缓舞动,若隐若现。这时,“嘭咚”声越来越近了,直觉告诉我再不走可能有危险。也许打开前面那道拱门就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是顾不上那么多,转身向那扇门跑去。只是身上的铠甲太碍事,太重,也不知道这些玩意怎么到我身上的,也不知道怎么解下这身铠甲。


第三章 会说话的骷髅

我跑得并不快,地上到处散落着武器盔甲,我一边跑着一边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障碍,不时有散落的装备被我踢下悬崖,如果不注意被绊一跤,还没到那门前就可能直接摔入两边的深渊里了。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宁肯被后面的怪物咬死也不愿意掉进无边无尽的深渊里。鬼知道下面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正想着,突然一个蹶趔,我被拌了一下,一个标准的狗吃屎扑倒在栈道边上,吓得我直冒冷汗,惊魂未定,突然眼前出现一个残影,一副全副武装的人影缓缓出现在我面前,残影慢慢变得清晰,定睛一看,竟然是具骷髅,吓得我哇哇大叫,只见他……额……应该是它……手拿两把发光匕首,弓着腰,偏斜着脑袋,用空洞的眼窝在那看着我。
“你在这里鬼叫什么呢?浪行,还不赶快进本?!”,“卧槽!骷髅竟然开口说话了!我的妈呀!”,骷髅白了我一眼,诶,骷髅不是没眼睛吗,怎么会白我一眼?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记闷棍敲我头上,然后说道:“你他妈被BOSS打傻了?赶紧进去打老9了,一会出了叶子你要梭哈的。”
“叶子?什么叶子?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谁?”
“我是梦断魂殇啊,你被BOSS灭到神经紊乱了?赶紧进去,别磨蹭!”然后抬腿一脚踢我屁股上,把我踢进了眼前那到发着淡淡蓝光的门。
我“啊”的一声摔进了门里,感觉自己在无穷的时空中随着天旋地转……

第四章 神秘印章

“哔哔哔!!!”随着一声声急促的号声,我猛然睁开了眼睛,“卧槽,紧急集合!”本能地坐起来,抓起作训服三下五除二穿上,把床上的用品和衣柜的战备物资全部装进背包,拿上武器装备,利索地跑到楼下操场,随着大部分战友的集合,一声号令,队列整齐地集合完毕。我看了下表,凌晨3:50,排长向连长敬礼报告:“报告连长,全连集合完毕,应到108人实到108人,请指示!”
“检查物资。”
“是!全员检查战备物资!”
大家纷纷把背包里的战备物资整齐地放在自己身前,“连长疯了吗,这个星期拉了三次紧急集合了,还要不要人活!”一旁的小七一边掏着战备物资,一边小声嘀咕着。“是啊,我他妈刚站岗回来,躺下还没10分钟,这连长不会又喝醉了吧。”龙哥拖着惺忪的睡眼在一旁附和。
作为一个入伍两年的兵,我早已经习惯了每周都有的紧急集合拉动,所以一边听他们抱怨,一边漫不经心掏着背包里的物资,一边回忆刚才做的那个奇怪的梦,东西掏完的时候突然发现包里多了一样东西,像马蹄形状一样的石头,烟盒大小,我正准备拿起来看,突然发现那块石头发着弱弱的血红色微光,我赶紧把背包口拉紧一点,害怕被别人看见,然后借着微弱的月光,惊恐地瞟着背包里的那块发光的蹄子石头,“这……这他妈是什么玩意?”

第五章 等待黎明

随着紧急集合的结束,战友们全员回到营房,利索地收拾好物资,都躺下休息了,然而我却紧张地睡不着,手揣在裤兜里,紧紧握着那块蹄子一样的石头,躺在被窝里,悄悄地捧在胸前,借由它弱弱的血红色微光仔细端详着它,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它一眼,心里就热血沸腾,内心渐渐由紧张不安过度到莫名兴奋。
我偷偷漏了个脑袋,伸脚踢了踢隔壁铺的小七,小声地问道“小七,你睡了吗?”
“不敢睡,我看连长面色潮红,不是憋久了就是喝多了,我怕他一会还来一次。”小七回到。
“闭上你个乌鸦嘴,睡得都不省心。”上铺的龙哥插了一句。
“你们精神都很好是吧?都他妈闭嘴睡觉,不想睡出去跑五公里!”排长一顿训斥,我和小七吐了吐舌头,然后营房里就没了任何声音。我又默默地把头缩了回来,心想着管他是什么,天亮了再研究研究,跟着就进入了梦乡。

第六章 三人帮

我,小七,龙哥,三人蹲在水房的角落围成一圈,小七点了一支烟,猛抽了一口,然后递给我,和龙哥用蔑视的眼神望着我,仿佛我是神经病一样。
“该说的我都说了,这玩意真的会发光!”我无奈地皱了皱眉头,吸了一口烟,然后递给龙哥。
“阿百,我和阿七不是不相信你,你说这玩意血红血红地发着光,光呢?”龙哥接过烟也吸了一口,然后指着我们仨面前放着的那块现在显得毫无生气的石头说道。
“我对天发誓,我真的看见这玩意发光了!我也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不发光了。”我卖力解释着。
阿七把石头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把玩着,左右看了两眼,一拍大腿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什么不发光了!”
“快说说,别买关子!”我和龙哥齐齐说道。
“因为它害羞啊,看见我们人多,哈哈哈哈!”说完就把印章抛给了我,我站起身把它放进了裤兜,骂了一句“神经病!”转身就走。
“阿百,我看你一定是最近紧急集合拉多了,你神经错乱了,回去想想你学校里的小女朋友,然后补补觉,哈哈哈哈!”身后留下了那两货的嘲笑声。
紧紧握住那块石头,我一定要搞清楚这块石头的来历。

第七章 再入梦境

在部队的生活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枯燥地结束了下午五公里越野考核后,我洗了一把脸,累得瘫在床上。偷偷地拿出藏在枕头下面的那块石头,心想着为什么不发光了呢,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之中仿佛听见一个尖锐又浑厚的声音在呼唤。
“暗矛部族的勇士啊,回音岛需要你们,扎拉赞恩这个叛徒毁灭了一切,只有夺回音岛,才能重振整个暗矛部族,给祖先一个交代!”
我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发现我又回到了昨天梦中的场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一个身影再度显现,是昨天那个会说话的骷髅,从身后的空气门中钻了出来。
“快站起来,浪行,前面就是埃克索图斯守护的关卡了,远古石叶在向你招手,快跟我走!”那个叫梦断魂殇的骷髅拉起我飞快地往前奔跑。跑了一阵之后,前面传来阵阵嘈杂的声音,嚯!这么多人……人?这么多怪物还差不多!放眼望去,不少没肉的骷髅,头上长角的牛头人身怪,绿皮人,尖耳獠牙的高个等等,拿着各式武器,施展着各种魔法,围攻一只巨大的,散发着邪魅光环的有着蛇尾的巨型妖怪,那只妖怪起码有十层楼那么高,天啊,这到底是什么?
“浪行,拿起你的弓,快输出,BOSS只剩最后10%的血量了,这次一定能过!”那个梦断魂殇骷髅向我喊道。
我看了下,我左手有一张不知名的弓,腰上的箭袋里还有不少箭矢,我愣头愣脑地抽出一支箭,关键是这玩意要怎么用?我把箭矢刚放到弦上,身体竟然不自主地摆开了架势,钩弦,拉弓,发射,一步到位,非常自然流畅,仿佛自己本身就很熟悉这个武器。带着莫名的兴奋,我不停地抽弓拉弦,“最后5%了!还剩3%了!兄弟们全体火力!!!”随着众人的怒吼,不远处那个蛇尾巨妖轰然倒下!一个体型健壮脸上带刀疤的牛头人身怪扛起了左手的巨型盾牌,舔了一口刀刃上的血,稳步走向蛇身巨妖身后的一个大箱子,蹲下来一阵摸索。

第八章 远古石叶

就在众人屏息等待中,刀疤脸的牛头突然举起左手,手中捏着一枚发光的指环,说道:“灼烧指环,牧师拿去。”随手往人群中一抛,一个穿着法袍的骷髅接住了指环,骷髅微微欠身以示感谢,低调地戴上了指环。“第二件,熔火胫甲。”只见他举起的手中有一件冒着火红岩浆的护腿。“这件装备是T的,我拿了各位没意见吧?”众人没有说话,刀疤牛头默默地换上了胫甲。”“最后一样,居然出了远古石叶,猎手们,该你们表演了!”刀疤牛头捧着一片金灿灿的叶子回身说道。
不少手里拿着弓弩枪炮的怪人欢呼雀跃着,不少声音此起彼伏。
“噢,终于出叶子了!等了几个CD了!”
“我要梭哈,看看谁的分高!”
“我也好想要啊!”
“唉,我还是放弃吧,分不够了。”
……
这时,那个叫梦断魂殇的骷髅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怎么?看傻了?梭哈啊,你分最高,这片叶子可是猎人们的象征。快和团长说梭哈!”
我还没回过神来,大气都不敢出,弱弱地说了句“梭……梭哈……”,那个刀疤牛头的团长拿着那片金色叶子,面无表情地向我走来,“喏,拿去,是你的了,干得不错!哈哈哈哈!”说完一阵狂笑,咧着的嘴让脸上的刀疤看起来更狰狞。我小心翼翼地接过金叶子,放进了背包。周围的猎手们都围过来,兴奋地看着我。
“我就知道肯定是浪行的。”
“当然,他从不缺席公会活动。”
“真是羡慕啊,下次出了应该就是我的了。”
……
“都别说了,全员休整片刻!”刀疤牛头团长吼了一句,所有人就地休息。

第九章 最终考验
(玩会游戏再写,累了)

让领导先走
帖子: 4
注册时间: 2018年9月 28日, 17:14

Re: 回音岛之怒

帖子 让领导先走 » 2018年10月 03日, 13:51

不好意思,国庆出去玩了,假期结束后更新~
:)

让领导先走
帖子: 4
注册时间: 2018年9月 28日, 17:14

Re: 回音岛之怒

帖子 让领导先走 » 2018年10月 18日, 23:04

不好意思,回复晚啦,居然都6000多人看过了。
明天开始更新剩下的部分,今晚睡觉想想剩下的剧本。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