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这里就是撕逼吐槽专用的.来吧,互怼吧!
版面规则
这里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只要不违反国家法律的都可以!
盗帅不留香a
帖子: 31
注册时间: 2018年5月 18日, 17:22

Re: 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帖子 盗帅不留香a » 2018年5月 23日, 09:33

盗帅不留香a 写了:
2018年5月 23日, 09:00
战士-周吉吉 写了:
2018年2月 02日, 16:22
“汪!汪!汪汪……”。
“白家的狗又叫啦!”。
“白先生都走了这么久了,这狗还没死心啊?”。
“哎,这狗没了主子,也怪可怜的。”
村们们一阵窃窃私语了起来。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大伙说的这条狗。这狗叫小五,是白先生生前养的一条狗,虽然是捡来的,白先生也比较嫌弃它,但这狗却是忠心的很。每次都是冲在第一个。伴随着狗吠,也让我想起了白先生还在的那些日子。


狮子村是我出生的小村子,地方不大 人也不多。就靠一点老一辈在这地开垦的土地养活我们这一帮子人。熊村长也是个人心肠的主,尽管平日里熊村长自己过的也是紧巴巴的。但哪家有事他去帮,哪家缺粮他去凑,大伙也都看在眼里,有事没事的爱往村长家里送些地瓜、萝卜、白菜或者一些用旧的东西过去。熊村长虽然碍于面子不想收,但自己日子也确实不好过。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久而久之这事就经常被大伙拿出来调侃,戏说熊村长是土地主,就爱搜刮百姓的民脂民膏。这话最后传到了村长耳朵里,他知道这是玩笑话,也只能苦笑两声,不去争辩什么。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们的村支书,他姓恩,我们一直叫他恩书记。恩书记和熊村长性格截然不同,书记为人爱较真,爱定规矩。芝麻绿豆的小事他不爱管,喜欢管大事,每每出些什么叉子了,书记就开始酝酿的定新的规矩。规矩嘛,总有人觉得不舒服,去找书记理论,书记也是不厌其烦的唠,唠到最后一般都是书记赢。大伙心里也明白,书记是为大伙好,也就没多响。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后来几年村子里来了不少外来的人,说插队落户来的。熊村长也是热情,各种欢迎,各种关照。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村里的田粮食也够,让新来的就跟着大伙一起吃大锅饭。可是好景不长,外来的人越来越多,村里的粮食渐渐不够吃了。村子附近能开垦的地都种粮食了,实在负担不起这么多张嘴了,村长和书记也犯难了。这时白先生跳了出来,他提议带点人出村子,找个好点的地儿开垦。这个白先生是个新来的,仗着有点小学文化,爱慕虚荣,老爱吹牛说白话,大家都叫他白先生。白先生也算是个好学的,平日里田里的运作,播种庄稼的时分,节气也多多少少学了一点。村里账目的计算、开销花费也跟熊村长讨教过。熊村长一听,这喜上眉梢,一直赞扬这小伙子有干劲、恩书记也大为表扬。这样不仅解决了村子的燃眉之急,以后说不准粮食还有富裕,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话不多说,跟村里的知会了声,就让白先生带人去找新的落脚地。

没多久白先生就找了不错的地,开始了他的规划。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白先生刚开始开垦着实费劲,好在有熊村长和恩书记的帮助,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在大伙的帮助下,白先生也算是磕磕绊绊的把新的村子整的有模有样的。新村子不但解决了粮食问题,还吸引了不少外村的人。新村子的规模也一天天的逐渐壮大起来。整个村子看上去生机勃勃的村长和书记很认可白先生的能力,很放心的把新村子交给他管理。白先生给自己盖了间不错的土房子,还捡了条狗拴在门口看门,白先生经常叫这狗小五小五的。给它些剩饭才菜根吃。这狗也不挑,吃完老老实实给白先生看门。大家都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下去。

过了好些年,又到了丰收的日子了,村长把地里收上来的粮食平均分好,准备给每家每户发粮食的时候,听到底下有人在议论。“白先生那边村子的人有些人只分到很少的粮”。村长也是纳闷,拍马就去找白先生问个究竟。见到白先生,说了个大概,白先生就明白了,他也不避讳:“谁出的力多,谁拿的粮食多,出力少的当然粮食就少了”。“这怎么能行?!”熊村长立马就来气了。熊村长从小就是吃大锅饭长大的,就像他说的“有我一口饭,就有大伙一口饭”,虽然气,但村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回村里想去找恩书记商量。“太不像话了!”恩书记拍案叫到,皱紧眉头低头在房里走了几个来回,“要不把那个姓白的代理村长撤了,我们派人去管?”书记停下脚步喃喃道。这个想法,村长脑子里也曾经转过,但因为太心软,还是没敢下这决心。“这事还是要听大伙意见,这事让我来处理,过几天我去跑一趟”

过了几天,一天大早按村长的意思,白先生召集了新村子的几个小队长在村头的会议室开会。村长看着几个小队长有些脸生,但他也没多想,就开始叙说着他前些时候听到的,和他看到的事。他觉着白先生的做法不对,想听听大伙意见,到底是撤掉白先生这个代理村长,换个平均分粮的村长来,还是继续跟这白先生,搞那个所谓的“多劳多得”。几个小队长面面相觑,他们是新来的,只晓得这村子白先生说了算,哪知道什么狮子村,熊村长啊。他们都唯唯诺诺的向着白先生。这时村长才发现,当初一起陪去开垦新村长的几个小队长走的走散的散,人全都换了,已经没人帮着老村长说话了,新来的又都迫于白先生的权势不敢说话。村长万念俱灰,也不愿再多说什么,心灰意冷的回去了。

自打那以后,白先生是愈发的膨胀,自立门户叫白家村。在村里横行霸道,粮食分配不均也是越来越严重。可他那哪是所谓的“多劳多得”啊。完全是他自说自话,跟他关系好的亲戚朋友多给点,溜须拍马的多给点,对白先生分配有意见的或者以前是帮着来开垦的老村们就拿的少之又少,搞的民不聊生。每每有人找白先生理论,白家那条小五狗都是首当其冲,对人来人就是龇牙咧嘴 一阵狗吠。后来,大家都习以为常,每次听到小五在叫,就知道白先生又和人吵架了。白家的狗是越叫越凶,周围的人都怕它,又是白家的狗打不得,大家都没办法。这真的是狗仗人势,欺人太甚。

对于白先生的恶性,村里的人积怨越来越深,不和谐的声音此起彼伏。后来白家村新来了一个比较能干的外来人,因为有点本事,吃苦耐劳,地里活干的出色, 深得白先生的赏识。两人经常促膝长谈村子的发展。很快那人边成了白村长身边的红人,当上了小队长,很多事白村长都吩咐他去干。他就成了村里的二把手,代白先生管理着村子。村里人给他起了个绰号:二哥。

二哥虽然初来乍到受到白先生很多的照顾,但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二哥平日里见白先生经常欺负村里的百姓。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经常在饭后和白先生聊天时,指出白先生的不公和偏激。而白先生却嗤之以鼻,不予理财,依然我行我素。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在一个祥和的下午,不知怎么得,白先生又和人争吵了起来,而且争吵的非常激烈,面红耳赤,唾液横飞。小五见主人与人争吵,边上去助阵。没想到刚叫一声,便被白先生一脚踹飞,关进了茅房里。过了半晌,争吵停了下来,小五被放了出来。映入它眼帘的是血泊中的白先生。白先生死了,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有些人替白先生不值,觉着白先生英年早逝。而有些人则觉得白先生罪有余辜,死不足惜。而小五飞奔到主人身边,望着没了气息的主人陷入沉思:谁是凶手?不知道、谁是主谋?不知道、找谁报仇?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不知道。

之后几天每到下午白先生离开人世的那段时间,小五总是狗吠。谁也不知道它在叫什么,叫给谁听,只觉着没了主人,它日子也不好过就随它去了……


本故事纯属瞎编,不要对号入座,码字不易,看完的请给个赞~~ :lol: :lol: :lol: :lol:
"后来几年村子里来了不少外来的人,说插队落户来的。熊村长也是热情,各种欢迎,各种关照。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村里的田粮食也够,让新来的就跟着大伙一起吃大锅饭。"这尼玛是哪个傻逼公会的,翻了几十页看到这就忍不住第一篇回帖了,他妈的是不是村里外来的人是求着来插队落户的,公频这么多喊收外来人的村,合着就你一个村子啊。还他妈的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真什么傻逼玩意儿,我这里就问了,有几个进村的是主动要求的???
不知道那个周吉吉是村里什么人,我这里就放话了,有本事现在开始,你们村里一个人外来人都不要,把外来落户的也都踢了,自己自生自灭,自娱自乐。
如果做不到,我只有一句话:真他妈的傻逼玩意儿。
不过话说回来了,写得还不错

daiyouqing
帖子: 3
注册时间: 2018年3月 05日, 12:12

Re: 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帖子 daiyouqing » 2018年5月 23日, 15:57

为楼主点赞,早上看到现在才看完,打发了几乎整个周三的白天,感觉看了一部小说似的。总的来说,有所收益,至少了解了几个公会的由来和一些管理风格,对我这正准备就业的新人小白择业有一些启发。为表感谢,特留下足迹,为此贴添一块瓦。。。

yt5331695
帖子: 20
注册时间: 2018年4月 25日, 12:12

Re: 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帖子 yt5331695 » 2018年5月 23日, 16:37

感谢盗帅不留香的挖坟,让我从早上一直到现在有了打发时间的地方。昨天加入了铁马还想听听你对铁马的说法呢。有点虎头蛇尾啊,不是说好更到白银之手解散吗?结尾我能感觉到你深深的失落。不要紧,换个ID重新再来,那个什么因为事情AFK纯属借口和赌气。别看他们这些大佬今天铁板一块,称兄道弟,总会有一时刻他们会分崩离析,只是会以不同的借口不同的方式,或温和或剧烈。隐居艾泽拉斯,笑看风云变化。

洛丹伦利刃猎人喜之郎
帖子: 98
注册时间: 2018年1月 30日, 15:25

Re: 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帖子 洛丹伦利刃猎人喜之郎 » 2018年5月 23日, 17:36

盗帅不留香a 写了:
2018年5月 23日, 09:33
盗帅不留香a 写了:
2018年5月 23日, 09:00
战士-周吉吉 写了:
2018年2月 02日, 16:22
“汪!汪!汪汪……”。
“白家的狗又叫啦!”。
“白先生都走了这么久了,这狗还没死心啊?”。
“哎,这狗没了主子,也怪可怜的。”
村们们一阵窃窃私语了起来。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大伙说的这条狗。这狗叫小五,是白先生生前养的一条狗,虽然是捡来的,白先生也比较嫌弃它,但这狗却是忠心的很。每次都是冲在第一个。伴随着狗吠,也让我想起了白先生还在的那些日子。


狮子村是我出生的小村子,地方不大 人也不多。就靠一点老一辈在这地开垦的土地养活我们这一帮子人。熊村长也是个人心肠的主,尽管平日里熊村长自己过的也是紧巴巴的。但哪家有事他去帮,哪家缺粮他去凑,大伙也都看在眼里,有事没事的爱往村长家里送些地瓜、萝卜、白菜或者一些用旧的东西过去。熊村长虽然碍于面子不想收,但自己日子也确实不好过。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久而久之这事就经常被大伙拿出来调侃,戏说熊村长是土地主,就爱搜刮百姓的民脂民膏。这话最后传到了村长耳朵里,他知道这是玩笑话,也只能苦笑两声,不去争辩什么。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们的村支书,他姓恩,我们一直叫他恩书记。恩书记和熊村长性格截然不同,书记为人爱较真,爱定规矩。芝麻绿豆的小事他不爱管,喜欢管大事,每每出些什么叉子了,书记就开始酝酿的定新的规矩。规矩嘛,总有人觉得不舒服,去找书记理论,书记也是不厌其烦的唠,唠到最后一般都是书记赢。大伙心里也明白,书记是为大伙好,也就没多响。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后来几年村子里来了不少外来的人,说插队落户来的。熊村长也是热情,各种欢迎,各种关照。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村里的田粮食也够,让新来的就跟着大伙一起吃大锅饭。可是好景不长,外来的人越来越多,村里的粮食渐渐不够吃了。村子附近能开垦的地都种粮食了,实在负担不起这么多张嘴了,村长和书记也犯难了。这时白先生跳了出来,他提议带点人出村子,找个好点的地儿开垦。这个白先生是个新来的,仗着有点小学文化,爱慕虚荣,老爱吹牛说白话,大家都叫他白先生。白先生也算是个好学的,平日里田里的运作,播种庄稼的时分,节气也多多少少学了一点。村里账目的计算、开销花费也跟熊村长讨教过。熊村长一听,这喜上眉梢,一直赞扬这小伙子有干劲、恩书记也大为表扬。这样不仅解决了村子的燃眉之急,以后说不准粮食还有富裕,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话不多说,跟村里的知会了声,就让白先生带人去找新的落脚地。

没多久白先生就找了不错的地,开始了他的规划。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白先生刚开始开垦着实费劲,好在有熊村长和恩书记的帮助,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在大伙的帮助下,白先生也算是磕磕绊绊的把新的村子整的有模有样的。新村子不但解决了粮食问题,还吸引了不少外村的人。新村子的规模也一天天的逐渐壮大起来。整个村子看上去生机勃勃的村长和书记很认可白先生的能力,很放心的把新村子交给他管理。白先生给自己盖了间不错的土房子,还捡了条狗拴在门口看门,白先生经常叫这狗小五小五的。给它些剩饭才菜根吃。这狗也不挑,吃完老老实实给白先生看门。大家都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下去。

过了好些年,又到了丰收的日子了,村长把地里收上来的粮食平均分好,准备给每家每户发粮食的时候,听到底下有人在议论。“白先生那边村子的人有些人只分到很少的粮”。村长也是纳闷,拍马就去找白先生问个究竟。见到白先生,说了个大概,白先生就明白了,他也不避讳:“谁出的力多,谁拿的粮食多,出力少的当然粮食就少了”。“这怎么能行?!”熊村长立马就来气了。熊村长从小就是吃大锅饭长大的,就像他说的“有我一口饭,就有大伙一口饭”,虽然气,但村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回村里想去找恩书记商量。“太不像话了!”恩书记拍案叫到,皱紧眉头低头在房里走了几个来回,“要不把那个姓白的代理村长撤了,我们派人去管?”书记停下脚步喃喃道。这个想法,村长脑子里也曾经转过,但因为太心软,还是没敢下这决心。“这事还是要听大伙意见,这事让我来处理,过几天我去跑一趟”

过了几天,一天大早按村长的意思,白先生召集了新村子的几个小队长在村头的会议室开会。村长看着几个小队长有些脸生,但他也没多想,就开始叙说着他前些时候听到的,和他看到的事。他觉着白先生的做法不对,想听听大伙意见,到底是撤掉白先生这个代理村长,换个平均分粮的村长来,还是继续跟这白先生,搞那个所谓的“多劳多得”。几个小队长面面相觑,他们是新来的,只晓得这村子白先生说了算,哪知道什么狮子村,熊村长啊。他们都唯唯诺诺的向着白先生。这时村长才发现,当初一起陪去开垦新村长的几个小队长走的走散的散,人全都换了,已经没人帮着老村长说话了,新来的又都迫于白先生的权势不敢说话。村长万念俱灰,也不愿再多说什么,心灰意冷的回去了。

自打那以后,白先生是愈发的膨胀,自立门户叫白家村。在村里横行霸道,粮食分配不均也是越来越严重。可他那哪是所谓的“多劳多得”啊。完全是他自说自话,跟他关系好的亲戚朋友多给点,溜须拍马的多给点,对白先生分配有意见的或者以前是帮着来开垦的老村们就拿的少之又少,搞的民不聊生。每每有人找白先生理论,白家那条小五狗都是首当其冲,对人来人就是龇牙咧嘴 一阵狗吠。后来,大家都习以为常,每次听到小五在叫,就知道白先生又和人吵架了。白家的狗是越叫越凶,周围的人都怕它,又是白家的狗打不得,大家都没办法。这真的是狗仗人势,欺人太甚。

对于白先生的恶性,村里的人积怨越来越深,不和谐的声音此起彼伏。后来白家村新来了一个比较能干的外来人,因为有点本事,吃苦耐劳,地里活干的出色, 深得白先生的赏识。两人经常促膝长谈村子的发展。很快那人边成了白村长身边的红人,当上了小队长,很多事白村长都吩咐他去干。他就成了村里的二把手,代白先生管理着村子。村里人给他起了个绰号:二哥。

二哥虽然初来乍到受到白先生很多的照顾,但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二哥平日里见白先生经常欺负村里的百姓。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经常在饭后和白先生聊天时,指出白先生的不公和偏激。而白先生却嗤之以鼻,不予理财,依然我行我素。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在一个祥和的下午,不知怎么得,白先生又和人争吵了起来,而且争吵的非常激烈,面红耳赤,唾液横飞。小五见主人与人争吵,边上去助阵。没想到刚叫一声,便被白先生一脚踹飞,关进了茅房里。过了半晌,争吵停了下来,小五被放了出来。映入它眼帘的是血泊中的白先生。白先生死了,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有些人替白先生不值,觉着白先生英年早逝。而有些人则觉得白先生罪有余辜,死不足惜。而小五飞奔到主人身边,望着没了气息的主人陷入沉思:谁是凶手?不知道、谁是主谋?不知道、找谁报仇?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不知道。

之后几天每到下午白先生离开人世的那段时间,小五总是狗吠。谁也不知道它在叫什么,叫给谁听,只觉着没了主人,它日子也不好过就随它去了……


本故事纯属瞎编,不要对号入座,码字不易,看完的请给个赞~~ :lol: :lol: :lol: :lol:
"后来几年村子里来了不少外来的人,说插队落户来的。熊村长也是热情,各种欢迎,各种关照。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村里的田粮食也够,让新来的就跟着大伙一起吃大锅饭。"这尼玛是哪个傻逼公会的,翻了几十页看到这就忍不住第一篇回帖了,他妈的是不是村里外来的人是求着来插队落户的,公频这么多喊收外来人的村,合着就你一个村子啊。还他妈的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真什么傻逼玩意儿,我这里就问了,有几个进村的是主动要求的???
不知道那个周吉吉是村里什么人,我这里就放话了,有本事现在开始,你们村里一个人外来人都不要,把外来落户的也都踢了,自己自生自灭,自娱自乐。
如果做不到,我只有一句话:真他妈的傻逼玩意儿。
不过话说回来了,写得还不错
你能给别人讲到白银之手解散,居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村子是哪个会?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果真不知道的话,你这张口傻逼闭口傻逼的语气真的大开眼界,就当你真不知道吧,当时确实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公会。应该就只有洛丹伦,爱与家庭跟辉煌这三家能开活动吧。想打活动基本都会进这三个会,当然也有很多小号公会,想开活动奈何人数不够,很多满级就走的,这种情况就导致有小公会举家并入大公会。而且那会也不会像现在各种抢人员。而且小熊也确实帮助过很多公会。当然,如果你是装不知道,而且和熊村本来就有过节,那我当然说不出什么。毕竟发生很多事情的时候还没满级并不了解。

盗帅不留香a
帖子: 31
注册时间: 2018年5月 18日, 17:22

Re: 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帖子 盗帅不留香a » 2018年5月 23日, 18:01

洛丹伦利刃猎人喜之郎 写了:
2018年5月 23日, 17:36
盗帅不留香a 写了:
2018年5月 23日, 09:33
盗帅不留香a 写了:
2018年5月 23日, 09:00


"后来几年村子里来了不少外来的人,说插队落户来的。熊村长也是热情,各种欢迎,各种关照。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村里的田粮食也够,让新来的就跟着大伙一起吃大锅饭。"这尼玛是哪个傻逼公会的,翻了几十页看到这就忍不住第一篇回帖了,他妈的是不是村里外来的人是求着来插队落户的,公频这么多喊收外来人的村,合着就你一个村子啊。还他妈的让村里人收拾收拾几件屋子,给新来的住。真什么傻逼玩意儿,我这里就问了,有几个进村的是主动要求的???
不知道那个周吉吉是村里什么人,我这里就放话了,有本事现在开始,你们村里一个人外来人都不要,把外来落户的也都踢了,自己自生自灭,自娱自乐。
如果做不到,我只有一句话:真他妈的傻逼玩意儿。
不过话说回来了,写得还不错
你能给别人讲到白银之手解散,居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村子是哪个会?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果真不知道的话,你这张口傻逼闭口傻逼的语气真的大开眼界,就当你真不知道吧,当时确实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公会。应该就只有洛丹伦,爱与家庭跟辉煌这三家能开活动吧。想打活动基本都会进这三个会,当然也有很多小号公会,想开活动奈何人数不够,很多满级就走的,这种情况就导致有小公会举家并入大公会。而且那会也不会像现在各种抢人员。而且小熊也确实帮助过很多公会。当然,如果你是装不知道,而且和熊村本来就有过节,那我当然说不出什么。毕竟发生很多事情的时候还没满级并不了解。
文不对题,我之前听都没听过白银之手,就一吃瓜群众。八卦好看也能打发时间,只是身为一个后来的人,听到一声声的“外来户”神经过敏而已。特么算什么玩意儿。
你说你当时还没满级,或者你当时也是那个周吉吉眼中的“外来户”?不过外来户已经落户成功了成为了既得利益者,然后维护村子了?
一边说新来的是外来户,嫌他们跟村里人抢田抢粮抢房子,一边又谈贡献,太虚伪。或者,这样理解,你说的小熊帮助了很多外来户,引起了村里例如周吉吉的不满?
最后更正一点,重点是喷周吉吉本人。如果他能代表工会,就连工会一起喷了。

彩虹是个什么红
帖子: 318
注册时间: 2017年11月 08日, 09:30

Re: 小白兔会飞吗已经删号,有人劝我消停,但是消停已经没有必要了

帖子 彩虹是个什么红 » 2018年5月 25日, 15:36

哎呀,一不小心又要烧起来了。。。。。

重点不是这个,听说CC要关?求证~~~~
汉子,只能看,不能惹!

回复